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聚缘旭老师提醒各位家长,给孩子起名字,选字很重要,那么到了现在时代,什么样的名字比较受欢迎呢?当然是好听大气时尚的汉字了,聚缘旭老师今天来给大家推荐一些好听时尚的宝宝取名用字,一起看看,宝宝名字大全带解析。在古代汉语中,丽有成双成对的意思,是典型孩子名用字。


注明:多年家政从业人员点滴积累,倾心讲述行业内部的故事。每天一个小故事,向大家展示家政姐妹和雇主之间相处的苦乐酸甜。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你们懂的。

感谢朋友们的阅读,希望可以帮我点赞和转发!!!

登过高峰才不会蔑视低谷。看过大海才不会讨论鱼塘的是非。

领略过繁华才甘愿铅华尽洗。去过远方,才知烟火可贵。

李老爷子这边的饭菜荤素搭配,清淡朴素。却让人忍不住就吃多。

小李先生那边爱吃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保姆丽芳一旦晚饭吃多一点,不但晚上辗转反侧,就连第二天起来也会觉得萎靡不振。没有胃口吃早饭。

老爷子这边的饭菜就算晚上多吃了几口,到入睡前也能消化完。第二天就神清气爽。身体没有负担。这应该就是清淡饮食的妙处吧。

单从这个角度看,老人和年轻人分开住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梅姨仍是自己挟了点菜去小花几上吃。相处多日,老爷子也不再劝她和大家一起吃了。

李老太太还指着一盘照烧鳗鱼对梅姨说:“你试试这个鱼,刺少。”

梅姨抿着嘴微笑着夹了一小段说:“鱼生痰,肉生火,我都不太敢吃。”

李老太太便轻轻点着头不再说话。

今天的是海鳗,雪梅剔除了鱼脊上的一条主刺,再改刀成小块。放少许油在平底锅里煎到两面金黄后,加入姜片和葱段,淋入瓶装的照烧汁焖了几分钟,最后大火收汁。盛出来的时候油光红亮,每一段鳗鱼上都裹满了浓缩后的照烧汁,香气喷鼻。

丽芳尝过一块,咸鲜中带着回甜,还有浓浓的酱香味。

保姆雪梅说如果家里没有照烧汁,可以自己用一勺白糖、三勺生抽、一滴老抽、半勺醋或柠檬汁、一勺蚝油调成料汁倒进去享煮,一样美味。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席间大家各自吃着,偶尔聊几句家常。保姆一般是不参与的。

小崔和两个保姆年纪相近,学历和家庭条件也都大同小异,所以愿意和两个保姆说话。

雪梅知道梅姨向老爷子夫妇提起让自己老家的大女儿来做保姆,因此对她有了些成见。

到底只是个简单的中年妇女,虽然极力克制着,可脸上的笑容没有以往多了。本来就不太说话,现在话更少了。

所以现在就不接小崔的话头。自己低头快速地吃饭。

小崔偶尔说话,便只有丽芳接了。

丽芳觉得梅姨的哮喘比刚来的时候要好一些了。问道:“姨梅现在好多了呀?”

小崔说:“虽然还没查出过敏源,可医生用了一些药,再加上这边的气候好,真的好多了。”

梅姨也笑道:“这边经经济发达,医术也高。我们来找你们,算是找对了。”

老爷子豪爽地说:“那就多住些日子,权当疗养了。我们这个小区闹中取静,出门方便,里面环境也好,病嘛,三分靠治,七分靠养。”

雪梅的脸色更阴沉了。不过除了丽芳,没有人注意到她。

李老太太转过脸问莹莹:“还吃鱼吗?”

莹莹脆声回答:“吃!”

丽芳便拿起备用筷子去给她夹鳗鱼。李老太太的手也刚好伸过来。没有理会,直接越过丽芳的手,从容坚定地从筷子中部拿了起来。

丽芳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人家都说哪壶不开提哪壶。丽芳不知道哪一壶是开的,可为什么提起来的全都不开的呢?

小崔说:“我家里还忙着呢。二小子读高三,我还想早点回去呢。”

梅姨说:“是呀。该看的都看了我们就该回去了。”

李老太太问:“周一还约了专家对吧?”

老爷子说:“约了广州那边的。还有一家的化验结果没出完。”

李老太太哦了一声,慢慢把鳗鱼肉用筷子挑开找着刺。

本来应该没有刺的,可给莹莹吃得不放心,总要再挑一次才放心。

老太太今天没有戴眼镜,把身子朝后仰着,举着筷子睁大眼睛远远地检查着鱼肉。

丽芳说:“阿姨,我来吧。”

李老太太没说话,把鱼肉放进小碗里,放下了筷子。

丽芳拿了过来。延续着她刚才的动作。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一顿饭吃得有些沉闷。所以吃完事,丽芳问两个孩子要不要回去?

他们都说还要再玩一会。

那也行,客人和主人们都去了沙发那边喝茶聊天,两个保姆收拾残局。

雪梅把厨房门关上,小声说:“妹子,我不想住家了。还是想做回原来的白班。”

丽芳问:“为什么?不是说住家给你加了五百块钱吗?”

雪梅停下手里的活,把脸伸到丽芳眼前说:“是加了五百块钱,可一住进这里,就跟进了那什么似的。我都多久没出小区门啦?24小时呆在别人家里压抑。”

“再说了,你也不看看我现在伺候多少个人?虽说小崔会帮忙做饭,可人家毕竟是亲戚。我看就是过的太舒服了,有些人不但乐不思蜀,还动了歪心思了。”

丽芳知道她还是对梅姨的话耿耿于怀,笑道:“你一回家住,不是更给了她们可乘之机了吗?你就住在这里,把阿姨照顾好。只要阿姨不松口,她就来不了。”

雪梅突然说:“妹子,你说我也没犯什么错,他们能因为想让亲戚来,就无缘无故的辞退我吗?总得有个理由吧?”

丽芳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着什么急呀。”

雪梅说:“写个八字能有多难啊?一张飞机票就来了。反正人家亲戚有钱,给报销呗。”

丽芳小声说:“没有那么简单的。只有老爷子恋着老家。对其他人来说,老家只是一个概念,都没有什么印象。”

听到厨房门在响,回头看见莹莹站在门外,正用小手全力拉着玻璃门呢。

丽芳走了出去问:“怎么啦?”

莹莹说:“出来玩。”说完就上来拉丽芳。

要不说孩子就像那乘凉的大树呢。丽芳洗了手,跟着莹莹去了客厅。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沙发上,梅姨母女和老爷子夫妇相对而坐。

垚垚看着奶奶的平板。

莹莹把丽芳牵到沙发那边,自己就又跑到哥哥身边坐下了。

丽芳坐了沙发一角。

说着话,梅姨张大嘴,把右手食指和大拇指伸进嘴里去,从牙齿上抠着什么东西。

李老太太见了,皱着眉,伸手轻轻取了几张纸巾。用两只手把纸巾对折后捂在嘴上,对丽芳说:“小王,去餐桌那边把牙签和牙线拿过来。”

丽芳赶紧过去拿来放在了茶几上。

小崔递了一张纸巾给妈妈。

梅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什么东西从嘴里拿了出来,抹在了纸巾上,团成一团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老爷子用一只手轻轻拍打着自己的另一只胳膊,双眼慢慢的转动着,看自己家里的陈设。

短暂的沉默过后,大家又慢慢开始聊了起来。

李老爷子对太太说:“后天去月子中心,你去吧?”

李老太太看了看专心看着平板的两个孩子,说:“有些地方一次只能进去几个家属。不知那里有没有?”

李老爷子说:“你让儿子问清楚不就行啦。”

李老太太便笑道:“那就让他问一问。如果有限制,当然得让小艾的妈妈和莹莹先去。母女连心呀。我等下一次再去喽。”

李老爷子说:“可以,你明天过去的时候,和她妈妈说一声。省得她多想。”

李老太太瞟了丈夫一眼说:“我自己的儿媳妇,自己的孙子,我怕她多想什么呀?我做事还得和她解释?”

梅姨说:“我们应该赶不上满月酒了。只能提前给孩子买点东西了。”

李老太太说:“不用客气,现在的孩子什么也不缺,你们挣钱也不容易,就别花这个钱了。”

梅姨说:“如果我们不来这趟,不知道也就罢了, 既然赶上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丽芳看着这几个人悠闲地聊天,想着刚才梅姨抠牙齿的动作,再想想李老太太的表情。出身和生活环境,很容易造就一个人的生活习惯。

能说梅姨错了吗?不能,最多只能说她不讲究。也许她这几十年的人生里,多数时间都有忙不完的农活和家务等着她。她吃完饭甚至都来不及检查口腔是否清洁。也许她都不知道有牙线这个东西。

再看看李老太太,一辈子养尊处优的,生活处处讲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莫不从容优雅。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命轨迹。可这样的两种轨迹碰到一起,一个小心翼翼,一个极力忍耐。双方都不会舒服吧?

眼看已经快七点了,丽芳开口道:“你们俩个还要玩多久啊?”

垚垚把平板朝沙发上一放,站了起来。

莹莹马上伸手拿起平板继续看了起来。

垚垚说:“你等一下自己一个人回去吧。我和阿姨走了。”

莹莹平时可难得摸到平板,机不可失呀。开口说:“姑姑送我。”

小崔哈哈笑道:“我可不送你,我怕黑。你快点跟着阿姨回去吧。”

小丫头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平板。老爷子夫妇见他们要走,起身把两个孩子送到了院外。

回到这边别墅,不见李小姐的人,只有黄老太太一个人坐在客厅有些无趣的刷着某音。

见到莹莹回来,马上活泛了起来,脸上堆满了笑问:“你们回来啦?在奶奶家玩的开心吗?”

垚垚说:“她还不肯回来呢。”说完就朝楼上去了。

莹莹说:“开心呀。那边有爷爷,奶奶,还有姑奶奶,姑姑。”

丽芳跟着垚垚上楼说:“咱们聊聊天吧。”

垚垚站在门口,把门关上一半问:“聊什么?我要洗澡睡觉了。”

丽芳笑着说:“不对吧?是洗澡玩平板吧?”

垚垚有些不好意的说:“我玩一小会就睡觉。”

行吧。有了手机,大人孩子再也不孤独了。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晚上九点多,丽芳收到一条短信,是小瑞发来的:“姐,我明天过去找你们玩。”

丽芳言不对题的说:“李太还没回来呢。”

小瑞说:“我知道,我和她说过了。过去陪莹莹玩半天。听说她下个星期就上幼儿园了对吧?”

丽芳说:“是的。”

两个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各自睡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莹莹起床后,丽芳就告诉她小瑞阿姨要来陪你玩喽。

没有意料中的惊喜表现,莹莹只是很平淡的哦了一声。

丽芳强调:“小瑞阿姨呀,你不访得啦?”

莹莹说:“我记得,她还带蛋糕给我吃了。”

原来她还记得。

老人的世界一天比一天小,年老的身躯再也无法抵达年青时去过的远方,身边熟识的人也相继老去。慢慢只剩下眼前不多的人和事,直到最后,一切不复存在。

可孩子的世界是一天比一天大的。他们的人生从一张白纸逐渐描绘成一幅色彩丰富、风景绝佳的图画。会不断遇到新的人和事,也会不停淡化人和事。如年轻的人体旺盛的新陈代谢一样。

周老师叫她上楼的时候,莹莹说:“我在等小瑞阿姨呢。她今天来找我玩。”

周老师笑笑,和垚垚上楼去了。

不久,小瑞就来了。

多日不见,职业女性的气质已经在小瑞身上显现了出来。一头秀发飘逸的披在肩上,一条简单的连衣裙让小瑞显得干练又清新。脸上化着淡妆,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举手投足间也开始优雅了。职场锻炼人。

见到黄老太太,笑着说:“阿姨,恭喜您又添了一个外孙子。真是好福气呀。”

黄老太太说:“哎呀,我哪有什么福气呀。你这么好的阿姨,如果能留下来照顾我们莹莹,才真是他们的福气呢。可是你有你的想法,也不好勉强。”

小瑞说:“多亏了小艾姐让我去了公司上班。”

莹莹早就等不及了,见两人还在客气,大声叫:“小瑞阿姨!陪我玩游戏!”

丽芳见两人客套着,便笑道:“既然你来了,那你陪着莹莹吧。我干活去了。”

小瑞笑着说:“把她交给我吧。”

先把衣服拿下去洗了, 又去三楼打扫。

完了去打扫二楼主卧的时候,李小姐在里面擦浴缸。

丽芳问:“需要我擦台面这些吗?”

李小姐说:“我已经擦过了。”

既然这样,丽芳准备去打扫垚垚的卧室。

李小姐小声问:“小瑞又来啦?”

丽芳点了点头。

李小姐说:“走都走了,还老来干嘛呀?现在本来就不欢迎外来人员进小区。”

丽芳说:“她和李太说过了。”

李小姐摇了摇头说:“如果真这么舍不得孩子,当初干嘛要走呢?真是不懂。”

丽芳没再说话。去了垚垚房间。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等到丽芳去地下室拿衣服晾的时候,小瑞跟了下去。边帮丽芳整理衣服边说:“李总又出去了?”

丽芳说:“一大早就出去了。”

小瑞叹了口气说:“姐,我在公司处境挺尴尬的。”

丽芳问:“为什么呀?”

小瑞说:“说起来有那么多同事,可只有我是在前台那站着上班,人家那些人才呆在真正的办公室里。而且,,”

丽芳问:“而且什么?”

小瑞说:“而且她们都比我学历高,我看不到什么希望。”

丽芳问:“还记不记得你当时的想法?铁了心不想做家政行业了。就想去公司上班,哪怕工资低一点也能接受?”

小瑞说:“记得。可谁不想越做越好呢?”

丽芳说:“李总去公司的时间多吗?”

小瑞说:“不多,这边主要是那个张小姐和我们经理负责。李总还是呆在原来的公司那边多。听说那边马上就分割完了?”

丽芳说:“我呆在家里,哪里知道外面的世界。你最近一次都没见到李总?”

小瑞说:“见过几次。每次他都从前台那里匆匆经过。我发过一次信息问他莹莹还好吗?他没有回复我。”

丽芳说:“不回就不回。以后别发了。为什么人家关心他的孩子他也不回一下信息呢?也是怪。”

小瑞说:“是啊,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看莹莹了。以后我要么安心在那里做前台,要么重新找工作。”

丽芳现在一听到找工作就天然的反对:“别再找啦。安心干吧。找来找去,一年就到头啦。”

小瑞说:“放心吧。我再也不会盲目的。”

丽芳说:“要不你再去找一家做育婴师算了。你做这个有优势 ,这里你应该不可能再回来了。”

小瑞摇了摇头说:“不想做了。”

两人上来,去院子里晾了衣服。

黄老太太带着莹莹在沙发那边教她背古诗。

小瑞说:“姐,我一会就走了。”

丽芳也不留她。虽说丽芳觉得她今天来的有点多此一举,不过丽芳也能理解。说她今天是来彻底和莹莹告别的,不如说是为了让自己死心,她在和自己内心那些不切实际的希望告别。告别完了,也该走了。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这一天下午,李先生打电话回来,让丽芳带着莹莹和黄老太太去做核酸。

丽芳打了电话给赵师傅,说已经来了。朝院外一看,果然车已经停在那里了。

上车一看,里面没有人。黄老太太问:“莹莹奶奶不去吗?”

也不知在问谁,赵师傅只管发动车子,不说话。

丽芳说:“可能月子中心不提倡一次去太多人。”

黄老太太嘴里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转过脸看着车外,不知在想什么。

星期一一大早,李先生匆匆吃过早餐就要出门,丽芳问:“是不是去办出院手续?”

李先生点了点头说:“我下午回来接你们。”

李小姐从厨房里出来,对李先生说:“李总,施工人员今天会过来。你有没有什么要交待我的?”

李先生说:“没有。按合同做就行了。”说完就下了车库。

下午两点多,莹莹午睡还没醒。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听声音丽芳就知道是黄老太太。

李先生只说了下午回来接,没说具体时间,所以丽芳午睡根本没睡着。躺了一会就爬起来了。

打开门一看,黄老太太站在门外。穿的还挺隆重的。一件亚麻色的掐腰衬衫配着同色的长裤。应该是一整套的,从垂坠来看,质地很好。头发梳得纹丝不乱,脸上还扑了点粉,涂了淡淡的口红,气色很好。

黄老太太着急的问丽芳:“莹莹还没醒吗?”

丽芳说:“还没有。”

黄老太太说:“把她叫起来吧。先醒醒神。她爸爸也差不多快回来了。”

于是,丽芳就去把莹莹抱起来轻轻的叫着。莹莹靠在丽芳怀里,软得像面条。

又叫了一会,才揉了揉眼睛,哇一声哭了起来。被吵醒了不耐烦呢。

丽芳哄道:“快别哭啦,一会爸爸来接你去找妈妈。”

莹莹显然听懂了。哭声立马小了很多。又坚持哭了几声才停。

黄老太太站在房间中间问:“给她穿哪件衣服?”

丽芳说:“我已经拿出来了。”

黄老太太看了看丽芳身旁的小T恤和运动裤,打开衣柜找出一条裙子说:“给她穿漂亮一点吧。”

丽芳依言,给莹莹穿上了裙子,又穿上长统裤。还梳了漂亮的头发。

才打扮好,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是李先生回来了。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黄老太太和丽芳领着莹莹在一楼等李先生洗完澡换好衣服,就出发了。

月子中心离家里不是太远,开车大概也就半个小时路程吧。

丽芳觉得近,黄老太太却觉得远。尽管坐在后排,可一路上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遇到红灯,更是急得左顾右盼的。

车了慢慢驶离车水马龙的大路,驶入一条两旁都是参天大树的林荫路。

片刻后,车子停在了XX月子中心的停车场里。

丽芳只能在外面等。看着李先生抱着莹莹,和黄老太太进了前台大厅。由前台带领着朝后面去了。

丽芳随意在场子里面闲逛。这里依山而建,环境清净幽雅。

边走边看,很多地方都做了精美的人造景观,和原有自然相结合。生动妥贴。不时有穿着统一服装的人戴着口罩经过。从身形上看,都是些比较年轻的女性。

再绕到高一点的山坡上去看连成一大片的建筑群。

内部没有进去,就不细写了。

丽芳下了山坡,绕着建筑群慢慢走着。透明的玻璃墙内有人在运动,还有几个年轻女性坐在一起闲聊。

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微笑, 这里的每个人都从容自在。

过了一个多小时,李先生带着黄老太太和莹莹出来了。

一改来时的焦急。黄老太太满脸的笑意。莹莹显然刚哭过。嘟着的脸上还带着泪痕。

丽芳从李先生手里接过孩子抱着问:“莹莹怎么啦?”

这一问,小姑娘又哭了起来:“妈妈不和我回家。她不要我啦。她在这里有一个小孩啦。”

李先生和黄老太太哭笑不得。黄老太太说:“妈妈不是不要你。刚才那就是你弟弟呀。我和你说过的。妈妈要和他在这里住一个月才回去。”

莹莹说:“我都来接妈妈了,她也不回去。”

丽芳轻轻拍着她的背说:“我们今天不是来接她的。只是来看看她。”

莹莹突然说:“我也想和妈妈住在这里。”

丽芳说:“那你去和这里的阿姨说,看人家要不要你?这里专门是刚出生的小BB和妈妈住的。”

几个人已经上车了,李先生边在前排开着车。很冷静的开口了:“莹莹。”

小姑娘还在哭。

隔了几秒,李先生再次开口:“莹莹。”

这会,她的声音变小了。

李先生再次开口道:“我们之前和你说过,妈妈和弟弟在这里住一个月就回去陪你的。今天那里面的阿姨都夸你漂亮懂事。你现在怎么不懂事了呢?”

莹莹说:“我舍不得妈妈。”

李先生说:“你舍不得妈妈也不能乱说呀。你刚才为什么说妈妈不要你了?我们要讲道理。”

莹莹抽泣着不说话。

黄老太太开口说:“你看弟弟多可爱呀。长得胖乎乎的。他都没有哭。你是姐姐,更加不应该哭。”

李先生说:“你在家里听阿姨和外婆的话,明天去上幼儿园。等妈妈回去了你要把学到的东西教给弟弟的。”

丽芳说:“对呀。你在幼儿园好好学习。到时候还可以跳舞给弟弟看呢。”

李先生说:“这样吧,你给弟弟选一间房间。”

莹莹不哭了,眼里还含着泪,歪着脑袋想着。丽芳取了纸巾给她擦了擦。

车里的人都耐心的等着。李先生戴上墨镜,专注的看着前方。

黄老太太轻轻握着莹莹的一只手。

过了一会,莹莹说:“让他住三楼。我们全部住二楼。”

李先生在前面呵呵笑了两声说:“那行吧,就让他住三楼。”

莹莹笑着说:“不要他住二楼。”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到家后,李先生连车都没开进车库。停在马路边上让三个人下车,他就又出去了。

黄老太太问:“小李,你回来吃晚饭吗?”

李先生说:“不回来。你们自己吃吧。”

丽芳在做晚饭的时候,李小姐溜进厨房问:“怎么说?阿姨是继续住在这里,还是回家去?”

丽芳说:“我不知道。”

说完了,又补充说:“不管她回不回去,反正莹莹上幼儿园了我就要去学车了。你和她呆在家里吧。”

李小姐看着丽芳说:“好想休假呀。”

丽芳心里一惊,马上说:“你可不能休假。施工只有你能盯着。”

李小姐笑笑,不说话。

丽芳觉得黄老太太是否留在这里已经不重要了。随着新生儿的到来,希望这个家里告别昨日种种。迎来新的篇章,比以前多一些快乐和幸福。

她做保姆这些年-豪门生活之告别昨日(397)

大家好!我是简衣素食行江湖,本人所有文章都是个人头条原创,只为记录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平台看到的均为抄袭搬运。必将追责到底!

更多精彩请关注今日头条简衣素食行江湖!

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949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