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欺负的哑巴,成了抚台大人的夫人(完)

   聚缘旭老师提醒各位家长,给孩子起名字,选字很重要,那么到了现在时代,什么样的名字比较受欢迎呢?当然是好听大气时尚的汉字了,聚缘旭老师今天来给大家推荐一些好听时尚的宝宝取名用字,一起看看,宝宝名字大全带解析。在古代汉语中,丽有成双成对的意思,是典型孩子名用字。


那个被欺负的哑巴,成了抚台大人的夫人(完)

图片/网络

唐嫄嫄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青蝉了,那个在破庙里,被迫学狗叫的哑儿

可是,那新上任的抚台大人夫人,分明就是青婵

一个褪了一身粗麻,人前显贵,一个琳琅落尽,已为贫民,唐嫄嫄忽然想起,很久以前,那个给他们算命的先生说:你们这两姑娘,后福无边,苦尽甘来。

青婵也算是求仁得仁,苦尽甘来了。

1.

唐嫄嫄第一次见青婵,是在一个破落的庙子里,她与母亲从城外回来,路遇大雨,就在破庙里躲一会雨。

彼时,有个小女孩衣衫褴褛,蜷缩在角落处,有几个比她年长三四岁的男孩,手里拿着馒头,朝着女孩吹哨子,“你学狗叫了,我就把包子还给你。”

“哈哈,她连狗怎么叫的都不懂。”

“哑巴怎么会叫呢,哑巴是不会说话的,连狗都不如,我家里那条狗,饿了还知道朝我叫几声。”

那难堪的笑声,充斥着并不大的破庙。

唐嫄嫄取下身上白如雪花的大氅,她蹲着过去,披在哑儿身上,“你们别欺人太甚了,人怎么能与狗相比。”

“哟,又来了一个小妹妹,还是个有钱的主。”为首的男孩扬起手,想要捏一把唐嫄嫄的脸,唐嫄嫄恼怒地瞪着他,别开脸。

“拿开你的脏手。”

“哟,口气挺大的……”

“小伙子,差不多就行了。”唐夫人身边的随从挤进去,扶起唐嫄嫄,“小伙子,吓着我家小姐,你就没路可逃了。”

唐嫄嫄扶着哑儿,“起开,好狗不挡路。”

小伙子牙痒痒地瞪一眼唐嫄嫄,还是让开了一条道,愤气地把手里的馒头丢在哑儿的背上。

哑儿胆怯地望着唐嫄嫄,彼时,哑儿九岁,唐嫄嫄十岁,在哑儿眼里,这个身着华贵衣裳的小姐姐,就是个活神仙,救她于苦难,她又不敢靠近,生怕这是一场易醒的梦。

唐嫄嫄撒娇地望着唐夫人,“娘,把这妹妹带回家吧。”

唐夫人宠溺地摸着唐嫄嫄的头,“嫄嫄喜欢,就带回去吧,不过,一个哑巴,怕是很难侍候你呢。”

哑儿倏地跪倒在地,一个劲地向唐夫人叩头,唐夫人心善,扶起哑儿,眼里温湿,“可怜的孩子,你这才多大,是吃了多少苦头,不怕,咱们回家,有唐家的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谢谢娘。“唐嫄嫄高兴地挽上哑儿的手臂,一点也不嫌她脏。

唐嫄嫄离开的时候,还朝刚才那男孩做个鬼脸,得意得很。

男孩子愣了许久,才傻傻发笑,嘴皮挪了挪,“这丫头……”

男孩脚下踩到一块红玉,他捡起来,红玉上面刻着一个嫄字,他把玉佩握在手里。

2.

进了唐府的哑儿,每日嗯嗯哼哼的,大家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干脆就不搭理她,说起她,也是那个哑儿哑儿的,只有唐嫄嫄与哑儿特别投缘,格外照顾她,有唐家小姐这么护着,谁也不会为难她。

唐夫人替哑儿请了南城好些个大夫,大夫都是一套说辞,“这姑娘嗓子是没问题的,她不会说话,要么是她自己不愿意开口,要么是她受了刺激,吓着了。”

唐夫人握着哑儿的手,一脸慈悲,“这么小孩子,怎么就遭了那么多罪呢,哑儿,我佛慈悲,庇佑苍生,佛一定会给你渡难的,你要放下心结,才能开嗓子,知道吗?”

唐夫人的话,哑儿一句也听不懂,她恍惚地望着旁边的唐嫄嫄,唐嫄嫄拉着哑儿的手,“走,我带你去玩好玩的东西。”

原来,唐嫄嫄说的好玩的东西,是书房,唐家特意给唐嫄嫄做的书房,唐嫄嫄可喜欢看书了,她能从书中看到那些她不知道的趣事,也能通过书中,学会她从没见过的东西。

唐嫄嫄翻了一本她认为好看的书,刚想递给哑儿,只见哑儿在纸上面写了一行字:我生于青蝉卧树的仲夏,娘替我取名青婵。

唐嫄嫄错愕地站在那里,哑儿这手字写得娟秀有力,一看就是练过字的人,她写字的模样,更是从容不迫。

唐嫄嫄走过去,“你叫青婵,你有名儿?”

青婵点头,婉婉而笑,这是唐嫄嫄第一次见青婵笑,她笑起来,嘴角露着两个小旋涡,很是好看。

唐嫄嫄拉着青婵的手,“青婵,那你可记得,你是怎么突然说不了话的吗?”

青婵眼里露着胆怯,灼着泪目,一个劲地摇头。

“好了,我们不说,不说就不说,以后我们就用写的。”唐嫄嫄着急地安抚青婵。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原本聒噪的唐嫄嫄,变得安安静静了,书房里那一累累的纸,写满了这两个丫头的心事,书房里时常传出欢悦的笑声。

3.

第二年,唐老爷的生意越做越大,把南城的铺子搬到安州,唐家举家搬去安州。

唐家的车马经过湄山时,遇上了山贼,唐老爷散了些钱财,想着破财挡灾,谁料抢红了眼的山贼,惦记着唐老爷车上价值不菲的玉石,“把那箱东西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唐老爷客气地说,“兄递,出来混的,都是为了吃上口暖饭,这箱东西给你,我们一家子就吃西北风去了,兄弟行行好,见好就收。”

“狗屁,跟我讲道理,你嫌活得不耐烦了。”为首的山贼说着,挥起刀,他后面的山贼蜂涌上来。

唐家随行的男丁不少,却是些做杂活,做生意的料,怎么对扛这些山贼。

唐夫人把唐嫄嫄跟青婵护在身后,躲在树木后面,一个小贼向她们追过来,唐夫人空手挡住山贼的刀,山贼一脚把唐夫人踢开,唐嫄嫄看到母亲被踢到地上,她哭着跑过去,扶在唐夫人身前,“娘,娘,你没事吧。”

唐夫人拉着唐嫄嫄,“嫄嫄,快走开,走开。”

山贼举起刀往唐嫄嫄身上插下,青婵瞪大双目,她忽而扑过去,用身体挡在唐嫄嫄身前,并叫出声音,“小姐,小心。”

没有如期的痛,青婵起身,只见那些山贼被另外一列商队的随从打跑了。

青婵扶起唐嫄嫄,“小姐,你没受伤吧?”

“哑巴会说话了?”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就是那天在破庙欺负青婵的男孩,他带着戏谑的语调,“你们这是搬去哪里,出门在外,像你们这样招摇过市是不行的,你看,我们的商队随从,其实是镖局里的人,就你们这样,被山贼吃了吞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从生,别瞎说,吓着小姑娘了。”万从良走过来,向唐老爷拱手,“在下万从良,小儿胡言乱语,请忽怪。”

唐怀民拱手作揖,“久仰万掌柜大名,在下唐怀民,这次想去安州,没想到遇了这样的事,还好遇到万棠柜了,谢谢万掌柜救命恩情。”

“唐兄言重了,我们这次是去福州,路过安州,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

“那就有劳万掌柜了。”

青婵看到万从生,本能胆怯躲在身后,万从生咬着干草,痞笑着,“哑巴,你是什么时候会说话的。”

“我……”

唐嫄嫄惊喜地望着青婵,“青婵,你真的会说话了,真的会说话了。”

“真的,我真的会说话了。”青婵激动地说,两个姑娘抱在一起,又笑又哭。

那晚他们在福来客栈留宿,青婵跟唐嫄嫄同住一个房,在唐嫄嫄眼里,从来就没把青婵当成婢女。

月色清凉,两小姑娘都没有睡意,房里安静得连风吹窗外,树枝咯吱的声音,都显得分外清晰。

唐嫄嫄先开口的,“青婵,你睡了没?”

“没……”青婵许久才挤出这句话,又是片刻的沉默,青婵压着嗓子,轻声说,“小姐,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我知道,你若不想说,就不说吧。”唐嫄嫄知道,青婵开嗓后,一路上心绪不宁,一定是与她从前的事有关的。

青婵哑言半晌,才缓缓地说,“小姐,我记得,从前我家里,比小姐在南城的家还要大一些,入冬的时候,那院子里,开满了梅花,我娘总喜欢摘下那梅花,压碎,做成梅花酥给我吃的,我娘说,我就是个小谗猫,娘做的梅花酥,都不够我吃的,我哥也说,我是个贪吃猫。”

青婵说到这里,语调哽咽,“后来,我七岁生辰那天晚山,无故有山贼闯进来,娘把我藏在院子的枯井下面,她再想去寻哥哥的时候,被山贼杀死了,娘死的时候,整个身体挡住井口……”

青婵说到痛处,泣不成声,她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唐缓缓大概知道了一些,青婵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晚山贼闯进去,抢掠家里的一切财,并且把家里的人全杀了,青婵亲眼目睹那个血腥的场面,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青婵是在第二天,官府来人,把尸体清空了,才被从枯井里救上来的,被救上来的青婵,目呆口哑,神志不清,她一无所有,一边行乞,一边游走。

就这么走了两年,青婵精神缓缓好了些,对之前的事,有些选择性的失忆,只记住美好的事,比如,娘亲说,她生在青蝉卧树的夏天,她叫青蝉,好像是丁青婵。

她还记得,娘亲教她写字的模样,娘亲说,我们的青婵不与旁的女子一般,只学女工,青婵将来还要学作账,替我们丁家把生意做大。

即便是现在,青婵想起从前的事,却也是记忆模糊,记得并不全。

唐嫄嫄握着青婵的手安抚她,“青婵,没关系的,我娘说了,好人死了是会成佛的,你的爹娘,哥哥,一定成了佛。”

青婵侧目望着唐嫄嫄,眼珠流动,“小姐,到了安州,我们要经常去拜佛,没准就能拜到我的爹娘了。”

唐嫄嫄用力地点头,两个姑娘头碰着头,抱在一起入眠。

青婵没有告诉唐嫄嫄,遇到她之前,她就像一只又臭又脏的老鼠,有时候别人看她可怜,给了她一些好吃的,那些讨饭的看到她有好吃的,或者是有碎银,就一把夺过去,她不给,那些人就对她拳打脚踢,她既还不了手,又叫不出来,只能抱着头,蜷在墙角,任人打。

这样的次数多了,每次她讨到好吃的,都是躲在角落处吃完,才敢走出来,唐嫄嫄把大氅披在她身上那一刻,唐嫄嫄就是她的生命里的光,把她从那黑暗无光的长蛹里拉出来,从而蜕变成人。

4.

一晃六年过去,唐嫄嫄跟青婵出落得亭亭玉立。

唐家在安州做的玉石生意,日子过得挺好的,这两个姑娘养育得更好。

因为唐家无儿,唐嫄嫄跟青婵总是出入店铺,帮忙打理生意,安州城的人,几乎都知道,唐家有两个适婚的姑娘,媒婆更是把唐家的门槛踩了又踩。

唐嫄嫄拔弄着算盘珠子,眉目也不抬,“喜婆子,你这个月都来我家五次了,今天说这个李公子温厚,明天说张公子儒雅,后天又说朱公子孝重,这安州城的公子被你这么一说,都成了大好的男儿了,既是大好男儿,又何必着急着连我的面都没见着,就想说亲了,说到底,是喜婆子你想把我嫁了吧。”

喜婆子圆滑世故,“唐小姐,我喜婆子看人从来就不假的,给你说的这些公子,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我可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谁不知我喜婆子说过的亲,件件都如意恩爱的,唐小姐,喜婆子我是看着你生得好,性格好,才急着给你说亲,别让别的婆子给你说了,骗了你,可就后悔了。”

唐嫄嫄嫄双手放在算盘上,眉目含笑,“喜婆子,我还想再玩两年,我爹娘都依我了,你就别整天盯着我看了,这不,你看,这诺大的店,还要靠着我替我爹盯着,哪有心思想那些儿女私情。”

喜婆子撇嘴,“婚姻大事,向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唐小姐,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抛头露脸就算了,还自主替自己决定亲事,这事传出去,怕你这要强的名声落不得好,还是听婆子我的话,那些个公子,你喜欢哪个,我一定替你说成。”

唐嫄嫄假意思索了一下,“嗯,我一个也瞧不上。”

然后看着青婵,两人咯咯地笑着,气得喜婆子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

喜婆子把目放落在青婵身上,“丫头,你家小姐不嫁,若不然,我替你说一门亲事,我可是安州城第一媒婆,有我替你说亲,别说你只是唐家的一个婢女,一定也能嫁得好人家的。”

青婵止了笑意,挽着唐嫄嫄的手说,“我这辈子都不嫁了,小姐去哪,我就去哪,我要做小姐一辈子的婢女,一辈子服侍小姐。”

喜婆子顺势说,“哪有姑娘一辈子不嫁人的,丫头,你是想跟你家小姐抢夫君,做你家姑爷的妾室吧,若不然,哪能一辈子陪着你家小姐的。”

青婵气恼,“别胡说,我才不做妾室,我就是小姐的婢女。”

顾嫄嫄摸着青婵的头,“青婵不恼,如果我将来要嫁的男儿,一心想着三妻四妾的,那我才不稀罕,再说了,我们青婵这么好, 怎能给人做妾呢,就是做高门大户的夫人,也配得起有余。”

“小姐,你别娶笑我了,我就跟着你。”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把喜婆子晾在一边,喜婆子气恼地瞅着这两人,嘴皮子挪动,“怪不得你不想嫁,你俩就抱着彼此过一辈子的,不可理喻。”

唐夫人从内屋出来,宠溺地笑着,“你们两啊,这么戏弄喜婆子,将来等你们想嫁了,还得求着她给你们说亲,若不然,她这张嘴,会把你们损得名声尽毁的。”

“我才不怕,我又不打算嫁人。”青婵努着嘴。

唐嫄嫄也笑着说,“我将来要嫁的人,定是两情相悦,哪用得着请动喜婆子,只要我喜欢,随便一个媒婆子过礼下定就行了。”

唐夫人手指指着唐嫄嫄的额头,轻斥,“休得胡言乱语的,也不知羞,让你抛头露面已经惹了不少笑话,你还说这些没腥没臊的话,别人听到了,会说我们唐家没把你教好的。”

唐嫄嫄向唐夫人做个鬼脸撒娇。

唐夫人笑了笑,“明天我要去织女庙上香,得替你们求个姻缘签才行。”

唐嫄嫄从柜台里面出来,挽上唐夫人的手,“娘,我跟青婵陪你去。”

“行,你们喜欢去就去,别人家的姑娘都嫌弃庙里香火重,就你这两丫头,从小到大,喜欢往庙里去。”

“是娘说的,我佛慈悲,要虔诚拜佛,自得佛庇护。”

唐嫄嫄说着,却是看着青婵的,青婵眼珠轻转,她怎么会不知道,唐嫄嫄因为她一句无知的话,就常年拜佛,拜各种各样的佛,这些年,她们已经习惯,并且信仰佛了。

5.

唐夫人拜完佛,就去跟师太聊天了。

唐嫄嫄拉着青婵,跑到织女仙子那里,“青婵,听说这里的织女仙子都很灵念的,我们去求个姻缘签。”

青婵取笑道,“小姐,你昨天才说不想嫁的。”

唐嫄嫄嘻笑,“谁说我不想嫁,只是那些什么张公子,李公子的,我瞧不上,我要嫁的人,一定是满心都是我的男儿,他一定是先喜欢我才说亲,而非只是与我有几面之缘,就找人来给我说亲,他若真的喜欢我,就亲自来问我啊。”

“小姐,那是礼数,私下说亲,会显得对你不够重视的。”

“我才不管什么礼数。”唐嫄嫄说着,拉着青婵的手,两人齐跪下,并塞给她一个签筒,“我告诉你,要诚心诚意求,不许偷懒。”

唐嫄嫄说完,看着青婵合上双目,嘴里喃喃有词,她才满意地合上双目,诚心求签:信女唐嫄嫄,今借织女仙女前许愿,愿求一有心人,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心意相通,相护相爱,白头到老。

而青婵说的是:信女青婵,今生无愿,今借织女仙子前,替小姐许愿,愿小姐遇得良人,一心一意,相亲想爱,白首不离,若小姐得愿,青婵愿替小姐承灾承难,保小姐一生无虞。

他们二人拿着签条去找签文时,打开一看,都惊愕了,她们竟抽到同样的签文,唐嫄嫄感叹道,“青婵,原来我们想的是一样的,你看,织女仙子都成全我们了,走,去找解签的。”

解签的看着两张一样的签语:山穷水覆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两位姑娘,是求姻缘?”

唐嫄嫄点头,“是的,师父,这签可好?”

师父看了看,捋着胡须,“两位姑娘,你们都是后福无边的人,记住了,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心向慈善,黑暗之后,必有光明,大福将至。”

唐嫄嫄高兴地放下一锭银子,“青婵,你听到了没,我们都是后福无边的人,你就不要整天自怨自艾了,等着你的,都是好事。”

“只要小姐好,我就一切都好。”青婵盯着签文,讪然地笑着,“只是,小姐,我们不是来求姻缘的吗,这姻缘在哪里?”

“姻缘……”唐嫄嫄咧嘴,她摸着后脑勺,“山穷水覆疑无路,也许我们的良人啊,还困在山水间,等他们找了出路,自会来寻我们了。”

青婵扑哧地笑着,两人的笑声欢愉张扬,引得过路的人频频驻足相望,两人尴尬地低下眼眸,压着嗓子,隐隐发笑。

其实姻不姻缘的,珍惜当下就挺好的,如果这两人,真的有一个嫁出去了,那留下的那个,一定是又喜又悲吧,喜的是,另一个觅得良人,悲的是,再也没有一个交心的姐妹相伴左右了。

6.

唐嫄嫄没等来良人,却等来一场突然而来的水灾。

那夜原本安静的夜里,忽而有水涌进屋里,唐夫人叫醒唐嫄嫄时,那水已经迈到膝盖处,唐嫄嫄紧张,“娘,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是淮河冲断了河坝,快走,这安州要给水冲了,我跟你爹决定,先回南城,不管这场水防不防得住,这里一时半会也是待不住了。”

“青婵呢。”

“小姐,我在这呢。”青婵第一时间也是来找唐嫄嫄。

唐老爷捡了一些贵重的玉石抱在怀里,也不知是谁起的主意,有好些人连命都不要,进店就抢,抢着的东西往怀里塞,水流越发的急,一下子就到胸口处,唐夫人拉着唐老爷,“老爷,快走了,钱财是身外物,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爹,别捡啦,快走。”

“对,回南城,回南城再说。”唐老爷踉跄地跌了一跤,呛两口水,怀里的东西全掉了,他也吓着了,挽着唐夫人,然后四个人手拉着手,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

水越来越急,人越来越拥挤,月色依稀,吵闹声,哭声,一片又一片,杂乱得很。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一个男子撞了一下青婵,青婵本能的拉着唐嫄嫄的手,被冲下下流,接着,顾嫄嫄跟青婵也被流水冲散,两个姑娘一人往一个方向,冲散,只听见她们叫着彼此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沉寂下去。

唐嫄嫄不知被冲了多远,那水流急得压根使不上力,她一边呛着水,一边把头放起在水面上,一位男子拽住唐嫄嫄的衣领,把她拽起身,顺手扯了她身上的衣裙,把她结结实实绑在柱子上,“姑娘,这结口就在你手这里,如果你有办法,就自己逃生,如果没办法,先这么绑着,应该能捡一条命的。”

没等唐嫄嫄反应过来,男子已经循着下游下去,继续救人了。

唐嫄嫄从来没有这么绝望的,她望着这白茫茫的水,还有这黑压压的人,心里发怵,第一次发现,离死亡那么近,近到她连害怕都来不及,她现在只希望爹娘和青婵都能够好好的。

唐嫄嫄就这么在柱了上绑了一天一夜,水才退下去,听官府的人说,今天中午河坝就修好了,疏流放水也用了几个时辰,官府的人力物力有限,把水退了,就什么都不管了,再有人闹衙门,他们就说,等朝廷的信。

唐嫄嫄有气无力地回到珠宝店,店里已经冲塌,她翻着柜箱,试图找出一丝值钱的东西,什么也找不到,就只好饿着肚子,在这里等着,看能不能等到爹娘,或是青婵。

昨天这里还是繁华的街市,一场大水,什么都没有了,好多百姓的家都给冲散了。

官府开始组织自愿性捐赠食品,一些家里还有吃的东西,都捐了些出来,官府又想办法从外面调了些过来,每日粥水供应,解了燃眉之急。

唐嫄嫄在珠宝店等了十多天,也没见爹娘或是青婵回来,她心里发慌,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法子,她细想之后,决定先回南城,说不定,爹娘也是想着,先回南城的。

唐嫄嫄心想,只要有手有脚,她一定能活着回到南城的。

7.

唐嫄嫄低估了自己的能力,没有钱,她是寸步难行,又因她生得好看,有好几次想求做个散工换银钱,都被调戏了。

有一次是在绸缎装,那个掌柜趁着四处无人,直接把她骗到账房,说让她帮忙看账,就对她动手动脚了,还好掌柜夫人回来得快,她抄起扫帚就把唐嫄嫄打出铺子。

白白干了几天活,一分线也没拿到。

还有一次,是在米铺做账,老板家的儿子喝得醉醺醺的,骂着她一个姑娘抛头露面,不是什么好人家,然后也是对她动手动脚的。

唐嫄嫄有了之前那些欺负,已经没那么害怕了,她顺着男子的手腕狠狠咬下去,是保住自己了,工作保不住,还是连工钱也没收到。

最后,是一个孤苦老人把唐嫄嫄留下来了,那老人是位寡妇,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娶了媳妇,做上门女婿,回来看她的时间不多,女儿成亲后,她就一个人过日子了,那天她看到唐嫄嫄一个姑娘躲在角落里干啃面包,就把拉着唐嫄嫄的手,“姑娘,去我家喝杯水吧。”

唐嫄嫄胆怯地望着妇人,“奶奶,不用了,我,我吃这个就可以了。”

妇人慈善地笑着,“姑娘,奶奶我长得像恶人吗,我看你好几天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吃着白馒头,你信不信,除了奶奶我,还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盯着你,你别怕,奶奶我只是一个人住,最多,你就听我唠嗑唠嗑。”

后来,唐嫄嫄住在妇人那里,妇人听说唐嫄嫄要攒钱回南城,她原意是可怜这个姑娘,想让儿子想想办法的,她儿子说,他才成亲不久,原本就没什么钱,在家里都是看媳妇一家人脸色过日子的,哪有多余的钱去帮一个外人。

最后,妇人的儿子还是塞了一锭银子给唐嫄嫄,“姑娘,这里回南城,没有三个月,也要两个多月的路程,我身上的钱不多,你就拿这点钱,其他的再想法子,我实在帮不上你。”

“大哥,我不能要你的钱,我会想办法的。”唐嫄嫄推脱。

男子说,“姑娘,你也不容易,就收下吧,你一个姑娘,雇一个马车会方便一些,走得也快些,那都是钱。”

唐嫄嫄鼻子酸酸的,从前她给庙里添香油钱,都是把一些碎银添进去,也不管是多是少,她捏着这些钱,眼角温湿,一来,她才发现,这钱原来那么难赚的,二来,她还是深信,世间还是有好人的,就是自己在苦难中,也会想着法子,去替别人分担苦难。

唐嫄嫄在妇人的帮忙下,做些绣品拿出去卖,换些银钱,比之前各处找事做好些,也轻松了很多。

唐嫄嫄每每做绣到深夜,看着微弱的烛火,她眼底会现出青婵那张笑脸,“小姐去哪,我就去哪。”

青婵还活着吗?

这么一想,唐嫄嫄心里咯噔一下,眼底灼泪,上次水灾,已经过去半年了,爹娘还活着吗?

是不是,这辈子,再也无缘再见他们了?

唐嫄嫄心里发痛,趴在案桌上,瑟瑟发抖,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不怕寻亲,也不怕前路漫漫,但她害怕的是,寻来的结果,是绝望。

8.

那天唐嫄嫄正在摆摊卖绣品,一辆马车经过,旁边议论,“这是新上任抚台张大人的马车,听说是位年轻有为的大人。”

“年轻有为又如何,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了,你没看见,车子里面坐着张夫人吗?”

“谁说坐在车里的,就一定是张夫人了。”

马车在众人的议论中停了下来,他们在一位卖梅花酥的婶子面前停下来,张夫人从马车上下来,拿起一块梅花酥闻了闻,撒娇地说,“相公,这梅花酥做得真香,跟从前唐府的妈妈做的一样的味道。”

张大人宠溺地说,“夫人喜欢就买几块回去,以后在这里,夫人想吃多少,有多少。”

唐嫄嫄好奇地往人群中望过去,她愣了许久,嘴角挪动,“青婵?”

唐嫄嫄跑过去,唤着,“青婵?”

青婵愣忡地回过头,手里的梅花酥滑落,朝着唐嫄嫄跑过去,“小姐,小姐,真的是你,小姐,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唐嫄嫄看着眼前的青婵,一身华服,俨然一个贵夫人,而自己却是个十足的贫民,她讪然地搓着自己的手背,眼底蒙了泪水,“青婵,看到你过得这么好,我心里也开心了,果然,你后福无边,你终于抓住自己的幸福了。”

“小姐,青婵寻你寻得好苦啊!”青婵泪目如珠,她抱着唐嫄嫄,抽噎起来。

原来,那天青婵被水冲走后,被张倪救了下来,张倪要赶路上京,而青婵又昏迷不醒,张倪只好把青婵带上路了。

后来青婵醒了,急着回去找唐家人,被张倪拦了下来,安州水灾,已经没有多少人停留在原地了,并且,青婵身子弱,经不起折腾。

在京城安定下来的青婵,第一时间就想办法托人打探安州的消息,张倪被青婵这忠诚又执着的心打动,心生情愫,并替她寻唐家的人。

张倪寻不着唐嫄嫄的消息,却找到唐家老爷夫人,当初他们被水冲散后,两老紧紧抱在一起,冲到邻县,唐老爷有一条腿压住,养了一个月的伤,等他们再回安州想要寻两个姑娘时,唐嫄嫄已经离了安州,一路吃尽苦,而青婵也上了京城。

后来,张倪并安排他们回南城,他们一直都在寻唐嫄嫄的下落,所幸,大家都无恙。

唐嫄嫄抹着眼角,“青婵,我现在处境有些窘,这半年来,李奶奶帮了我不少忙,你能不能,替我报些恩情?”

“当然,小姐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青婵咧嘴笑着,望着张倪,“相公,这事,还得指望你。”

张倪满目怜爱地抚着青婵的头,“什么都听你的,就是,你现在身怀六甲,你能不能动作小点,还有,别太激动。”

“我见着小姐,难免一时激动。”

唐嫄嫄看着青婵这副小女娇态,都说爱能养人,果不其然,青婵如今,越发的好看,她的幸福,全写在脸上,藏也藏不住。

“青婵,你别再叫我小姐了,叫我嫄嫄吧。”

“不,小姐永远是我的小姐。”青婵握上唐嫄嫄的手,“我们也是第一天来桃林城,小姐,你先随我回去,等张倪手头上的事情办完了,让他派人送你回南城,我们先捎信回去给老爷夫人。”

“都听你的,张夫人。”唐嫄嫄摸着青婵的额发,发自内心的笑,“张大人,我就把青婵交给你了,你可不能欺负她。”

张倪拉耷着脸,“只有她欺负我的份。”

青婵甜甜地笑,唐嫄嫄却红了眼眶,“青婵,终于有人疼你了,真好,你会后福无边的。”

青婵轻声说,“小姐,山重水覆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别忘了,我们都后福无边。”

唐嫄嫄扬起笑脸,其实后不后福无所谓,青婵活得好好的,爹娘也好好的,就是她最大的福气了。

此文完,下篇更唐嫄嫄的爱情篇,喜欢的朋友点个关注。

作者:白梦,头条原创首发。

长篇小说(番茄小说):重生医妃:王爷别来无恙。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918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