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前几天有网友问【聚缘旭】老师,想给孩子取个好听名字、洋气有个性的女生名字该怎么起,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古人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技,教子一技不如赐子好名,尤其现在时代,更应该给孩子起个好名,下面就来跟随【聚缘旭】老师,了解一下宝宝该怎么起名吧!


1

1997年的夏天,42岁的张国立邓婕的陪伴下,开着新买的“大宇”轿车来见一位民间制片人,对方有部戏想找他主演。

此人名叫邓建国,年仅34岁的他是广州巨星影业公司的负责人,拍摄过一部电影《广州故事》。

相比之下,已过不惑之年的张国立,凭借几部影视作品刚在京城娱乐圈混了个脸熟。

虽说自己算是邓建国在娱乐圈的“前辈”,拍过不少影视剧,也当过男主角。

可在“大腕”云集的“京圈”,他还没有任何话语权,连找他签约的影视公司都没有。

面对小自己近十岁的邓建国,张国立很客气。

毕竟此时的影视业已进入资本时代,谁投钱谁才是爷。

张国立试探地问邓建国,为何想找自己来拍戏?

邓建国先是对张国立一番吹捧,接着很诚恳地表示,自己就是个农民,之前拍电视剧赚了点钱,想继续拍更好的片子,因此就想找更好的演员。

张国立很受用,说:“可不,影视业很险恶啊,一不留神就亏损,很多人就因为拍电视剧破产。”

邓建国急忙表示:“不怕,我本来就是农民,亏了就亏了,大不了我再回去种田。”

听到这话的张国立夫妇彼此对视一眼,心里热乎乎的,觉得这“农民兄弟”很朴实无华,既然人家都不怕亏钱,自己又怕啥。

于是,张国立和邓婕当即决定,双双加入邓建国的广州巨星影业公司,也就有了后来著名的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系列。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出门时,邓建国看见张国立那部“大宇”车,他激动地说:“国立兄,你放心,等拍完这部戏,准保让你‘大宇’换成‘大奔’。”

对张国立来说,这部《康熙微服私访记》确实成为他事业发展的新起点,而且片酬加分红买部“大奔”也没问题。

只是他那时还不清楚,这位口口声声总以“农民”自居的“邓总”,实际连高中都没读完,而且他也没在农村种过一天的地。

而且那部《广州故事》不仅没赚钱,还血亏两百多万。

不过,邓建国这次北京之行,实在不亏,略费口舌便同时拿下两位知名演员,一箭双雕。

自谦“农民”的邓建国也自有农民的那份狡黠,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深有体会。

他坚信,有了资源,再靠各类包(炒)装(作),没有成不了的事。

就在邓建国将张国立夫妇“忽悠”到自己旗下时,同样是从广州起步的宋祖德,正接受浙江省有关部门的处罚。

此时,29岁的宋祖德已经是广州名正公司、广东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广东金都制衣有限公司和上海高尔宝实业有限公司四家公司的法人。

相比中学辍学的邓建国,宋祖德学历显赫许多,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系。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但是,他并不是个正经商人,名为“卖鞋”实为“卖增高鞋垫”。

一双从广东某地贴牌的“万里健”运动鞋,成本价几十元,他加上所谓带有“磁性增高功能”的鞋垫,转手就卖到数百元。

同样,旗下名为“高尔宝制衣”的公司,售卖的却是与“万里健”运动鞋一样性质的按摩膝套产品,同样号称具有增高效果,收割了不少“智商税”。

因为夸大其辞,做虚假广告,宋祖德受到了应有的处罚。

不过,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人”。

这些处罚对他来说是习以为常,大不了换个名字,换个城市继续骗就是。

宋祖德和邓建国当时并不认识,但他们却凭着多年的江湖闯荡,察觉文化产业将是另一个赚钱的风口,双双将目光投向影视行业。

2

1963年,邓建国出生于江西的抚州林场。

从小到大,陪伴邓建国的就是茫茫无边的林场,从未去过其他城市。

邓建国5岁时,宋祖德出生在江苏靖江市团结镇的一个农户家庭。

这两个人虽说后来殊途同归,但在学习上,一个是“学渣”,一个却是“学霸”。

邓建国读书时,小学、初中都曾留级,高中更是通过作弊才进入抚州二中读书。

高二时,因为实在跟不上学习进度,邓建国退学进入林场做了一名电影放映员。

而这时期的宋祖德虽说家里穷到连电都没有,却门门功课优异,甚至还因会写几首小诗自诩“校园诗人”。

不过,因为性格耿直,经常和老师争论,被学校视为“刺头”。

1985年,22岁的邓建国在林场差不多放映了数百部电影,不仅开阔了眼界,更为他后来进军影视行业埋下伏笔。

此时的邓建国已经和林场一位女职工结婚,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他动起外出搞钱的念头。

同年,邓建国通过关系在抚州市民政局以残疾人名义搞了一个信息服务部,这是他在“活学活用”当时流行的骗钱招数。

上世纪八十年代,地方媒体出现了许多“信息广告”,称只要邮寄几元钱,就能获得诸如《金枪不倒之术》《逢赌必赢》《千杯不醉》等“绝世秘籍”。

在信息不通畅,人人都幻想暴富和成功的背景下,这类只有几元钱的骗局曾狠狠收割了一大波“韭菜”。

邓建国也是如此,将四处搜集、抄写的内容整理后,对外售卖牟利。

只是这信息服务没干多久,就因他为了显示文化,在信封上写“XX小姐”“XX先生”称呼,被上面当作宣扬资产阶级思想追究责任。

邓建国吓得关了信息服务部,又跑到九江科委,居然说服那里也搞了个信息中心,重操旧业。

要说邓建国文化不高,可脑子实在太好使,口才更是了得。

一年不到,他居然又想办法说服北京《中国农村经营报》在九江成立记者站,他当上了站长,还是做“信息服务”。

可慢慢地,“信息服务费”这招不太灵了,邓建国被突然兴起的“海南开发热”吸引,丢下九江的业务跑到海南创业。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他那时也单纯,觉得海南是南方,肯定蚊虫多,而江西这里有很多天然制作蚊香的材料,打算开个蚊香厂。

可惜邓建国到了海南,人生地不熟,加上手头资金也不宽裕,厂是办不成了。为了生计,只得去新成立的《海南科技报》跑广告。

1988年,25岁的邓建国由于手脚不干净,被《海南科技报》辞退,转身又当上了《海南影视周报》的社长。

别看名头挺响,其实并不稀奇。

开发初期的海南因为“特殊化管理”,媒体乱得一塌糊涂。为了赚钱,各种正牌和野生的刊物、报纸满天飞。

甭管你有没有学历、背景,反正能想办法赚到钱就是“大爷”。

至于那时才20岁的宋祖德,他刚考入上海交大机械系。

业余时间,除了看书、写诗,就是到处找人下象棋。

邓建国玩的这些,对他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1989年年底,因为《海南影视周报》身份可疑,当了才一年的“邓社长”丢了帽子,头也不回地转战珠海。

凭着在海南学到的“三脚猫”摄像技术,以及一部二手索尼摄像机,他开了家广告摄影公司,专门替人拍婚纱照兼婚宴摄像。

可能因为技术太臭,摄影部的钱没赚到又倒闭了。

3

1992年,27岁的邓建国流窜到广州,在那里他终于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来到广州的邓建国换了个方向,他选择给刚刚有品牌意识的企业拍宣传片。

虽说成片质量和他策划时吹嘘的大相径庭,可好歹也帮他在业内树立了一些名气。

一来二去,邓建国遇到了时任广州某出版社负责人的李人立。

李人立单位有不少资源,正好想找个能一起合作拍宣传片的机构。见到孤家寡人又极为“识相”的邓建国,俩人随即一拍即合。

靠着出版社这层关系,邓建国的宣传片业务总算上了正轨,数年间便赚到了上百万。

而这年,24岁的宋祖德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南京铁路局,端上了“铁饭碗”。

刚毕业的宋祖德还有几分书生气,对文学偏爱的同时也没忘记赚钱。

他曾主动向上级申请要把局里的《铁道报》改版做上市场,可领导说: “嘴上毛都没长出来,怎能把党的报纸交给你办,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随后,他又想去承包铁路商店,可需要缴纳100万的押金,宋祖德没钱,只能悻悻作罢。

类似事情多了,本来还把他这位名牌大学生当宝的领导有些不耐烦了,觉得这小子太不踏实。

而宋祖德则觉得领导不仅无能,还处处为难自己。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行吧,你不仁我不义。愤愤不平的宋祖德搜集了许多领导的“罪证”,悄悄寄给了当地纪委、公安、监察等部门。

就在他幻想着上级领导前来调查时,被他举报的领导阴着脸喊他去了办公室。

刚进门,他就看到自己写的举报信全部摊在桌上……

因为是事业单位,加上领导也不想担上“打击报复”的罪名,就以机构调整的名义,将他从局机关调到了地方铁路所,没多久又发配到偏远的工作站点挥旗子。

半年时间里,连着被“贬”了三次,这位曾经正义感十足的年轻人内心深感受挫。

“叔可忍婶不可忍”,再也熬不下去的宋祖德骑了几十公里车,冲到那位领导办公室,递上了辞职信

领导就等着这天,笑眯眯接过辞职信。

宋祖德看到对方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豪气地拍着对方桌子说:“我宋祖德将来绝对会有大出息的,咱们走着瞧!”

领导也没生气,点点头拉开门,将他请了出去。

正在气头上的宋祖德连手续都没办完,将身边的自行车就地变卖,换了60元钱,登上南去的火车。

这一年,邓建国前脚刚离开海口,宋祖德后脚便踏上海口的土地。

只是,别人去海南是为了赚钱,怀揣理想主义的宋祖德想的是 “到能看到大海的海南去,在天涯海角做名满天下的诗人”。

4

“野生诗人”宋祖德刚到海口时,已一贫如洗,连住招待所的钱都没有,晚上只能找个公园石凳合衣躺下。

半夜,巡夜的联防队员将他叫醒。

宋祖德害怕对方会将自己当“盲流”遣返,急中生智举起之前买的一份《海南日报》,说自己是报社新聘的记者,刚到海南,还没解决住房问题。

一番解释后,对方叮嘱几句便离去了。

可忽悠谁,都忽悠不了自己的肚子。宋祖德连着两天既没找到工作,也没钱买饭,只能饥肠辘辘地到处游逛。

路边有个小孩把他当作乞丐,故意将手里的饼干丢在地上,等着看他笑话。

宋祖德也顾不得面子,上前抓起饼干就塞进口中。

到了第四天,饿得实在受不了的宋祖德索性“破罐破摔”,到处捡瓶子纸箱,变卖后换钱买点食物果腹。

此时,海南少了一个“诗人”,却多了个拾荒汉。

捡垃圾自然不是长久之计,幸好宋祖德又发现了一条“谋生妙计”。

海口有很多老人喜欢在路边下棋,宋祖德瞧见这些大爷们棋力一般,便参考象棋残局摆起摊。

靠着几分天赋,赢多输少的宋祖德勉强在海南生存了下来,在一家招待所栖身。

摆摊时,他和很多天南地北的商人聊天,从中领悟到许多赚钱的伎俩。

象棋摊虽说运气好时也能挣个百八十元,可距离宋祖德的梦想太遥远,他还是想通过搞文学挣钱。

思来想去,宋祖德决定办一份《丑闻报》,借各类吐槽来取悦读者,从而赚广告费。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于是,他在当地找了几个摆家教摊的大学生,装模作样地说:“你们都别摆了,走,跟我办报去!”

大学生们被他唬住了,真以为碰见个文化领域创业者,深信不疑地跟他进了招待所搞策划。

时间久了,招待所的店主看见一帮人整天闭门不出,怀疑他们搞不法勾当,报了警。

结果,《丑闻报》没办成,自己倒活成了“丑闻”。

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宋祖德拘留了十多天。

放出来后,壮志未酬的宋祖德觉得海南待不下去了,打算转道去广东碰碰运气。

可去广东能干啥,他没想好。

在漫无目的地在海滩散步时,他被脚下五颜六色的贝壳和海螺吸引,突然有了灵感。

原来,他早听说广州有很多来打工的内地人喜欢买海边纪念品回去,卖得很火。

宋祖德激动了:“这里这么多不用花钱的原材料,我怎么就没想到把它们做成工艺品去卖呢?”

他立马用捡来的纸箱装了好大几箱贝壳海螺,当天就搭上了去广州的火车。

正是这个想法帮宋祖德赚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

通过无数次地往返海南和广州,宋祖德通过售卖贝壳和海螺工艺品赚了两万元钱。

在此时人均工资不足一千元的年代,宋祖德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到广州不久,宋祖德喜欢上附近一位卖水果的小姑娘。

为了显示他“不差钱”,他故意好几次借买水果,将存有两万元现金的存折掉在了小姑娘面前。

可惜如此“成功”,那位“水果妹”也没看上他。

宋祖德仔细想想,觉得还是钱不够多的缘故。

他于是在自己租借的房间贴了张字条:宋祖德给我记住,每天必须存50元以上的钱,不然你就是王八蛋!

为了不当“王八蛋”,宋祖德使出浑身解数去赚钱。

5

不得不说,宋祖德不仅有“学霸”天赋,经商头脑更是一流。

来广东仅仅几个月,他就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而且他还发现广州有很多内地来的人也想学广东话,便趁机开办了广东话培训班。

很快,这个班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三个,最多的班级居然有200多人。

不过,宋祖德真正意义上赚到“大钱”,是他转型做了房产中介。

宋祖德住的地方是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此时还是较偏远的郊区,当地政府一直在为吸引人才和开发房地产犯愁。

知道这个消息后,他便主动和太和镇政府领导毛遂自荐,提出“符合太和镇需求的人才买太和的房,入广州户口”的建议。

镇政府商议后,觉得这个想法可行,便将宣传的任务交给了他。

这里面有个十分优惠的政策,买太和镇的房子就可以同时得到广州的户口,这对无数内地来的人而言无疑是最大的诱惑。

“三万九,买广州房,入广州户口。”这是宋祖德孤注一掷,将所有积蓄都砸入广州各类报纸的广告宣传语。

在《广州日报》《羊城晚报》等报纸的轰炸下,每天来太和镇看房、买房的人络绎不绝。

而按照宋祖德和太和镇政府的协议,这些通过广告来买房的人,他是有现金奖励的。

半年时间,宋祖德通过与镇政府合作,前前后后赚了300多万。

“学渣”和“学霸”的区别就在于,同样身在广州的邓建国靠拍宣传片也赚了点钱,但显然没有宋祖德这般有气魄。

不仅气势上差了点,人家“学霸”是赚了300多万,而“学渣”同时期是亏了近300万。

邓建国拍了一段时间宣传片后,手下有了几个导演和摄像师,升级为制片人的他觉得自己在娱乐圈可以蹚一蹚水了。

1994年,31岁的邓建国以15万元的投资款,背靠珠影厂成立了影视制作工作室。

从林场电影放映员到电影制作的幕后老板,这种地位和身份上的反差令邓建国着迷不已。

开电影公司自然是要有作品,雄心勃勃的邓建国砸钱筹拍了记录广州风土人情的故事片《广州往事》。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客观上说,这部电影不管从制作还是表演来说,都是不错的佳片。

试映时,专家和圈内人士也给出了较高评价。

突如其来的成就感让邓建国兴奋起来,果断签了南方几十个院线进行放映。

只可惜那时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被各类港台枪战片、警匪片冲了个稀里哗啦。剧情平淡,文艺气质浓厚的《广州往事》直接“扑街”。

最后票房满打满算只有五十多万,可连制作到营销,邓建国投进去差不多300万,血亏两百多万。

这笔失败的投资令邓建国天天欲哭无泪,想不明白到底错在哪。

痛定思痛后,邓建国得出结论:“杂粮吃得太多,不好消化,放出来的屁都是臭的!”

阳春白雪太矫情,唯有下里巴人才能成事。

6

巨款投资是打了水漂,可邓建国还没到伤筋动骨的份。

不过,邓建国不再自以为是,他将工作室所有人全部炒掉,独自将市场上所有热映的影视剧认真看了个遍。

看完之后,他大彻大悟,觉得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自己潜意识里那点文化情怀狗屁不如。

他也由此悟出:自己好不是真的好,大家都说好,才是真正好。

换句话说,娱乐圈内,谁掌握了观众的口味,才算真正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从那之后,邓建国找来很多剧本,一边发给相关业内公司打分,一边还找到非专业观众提意见,必须两者意见统一,他才会立项投拍。

此时,大陆荧屏开始流行清宫戏,宫斗、权谋再加点莺莺燕燕,好看的很。

这时,邓建国已经拿到《康熙微服私访记》系列的剧本。

实际上,这部剧对标的正是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郑少秋版《戏说乾隆》。

剧中皇帝微服私访,深入民间打怪、破案的故事,既精彩又充满了悬念。

游山玩水,除恶扬善之余,乾隆皇帝还和几位民女爱恨缠绵,让大陆观众惊呼,原来清宫戏还能这么拍啊!

既然人家抛出个“乾隆私访”,邓建国干脆搬出乾隆他爷“康熙私访”,趁热打铁准备大干一场。

邓建国也意识到,再好的剧本还是得有个像样的团队。

既然公司叫“巨星”,一个“巨”字,怎么也得有个知名演员站台。

看来看去,邓建国瞅准了当时热映电视剧《宰相刘罗锅》中扮演乾隆皇帝的张国立。

就在《宰相刘罗锅》上映这年,张国立获得了第十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

怎么说呢,张国立算是个知名演员,名气有点,可不够红。要能好好“翻炒”一番,肯定是盘不错的“回锅肉”。

从现实情况来说,邓建国拿捏得很准。

张国立为爱才来到北京,可惜老婆邓婕靠着“凤姐”角色吃了十多年老本,一直比张国立名气还大些。

虽然在娱乐圈拍了不少戏,但张国立根基未稳,始终是个普通演员而已,急需一部戏来翻身。

就这样,一个紧扣观众喜好,运筹帷幄;一个认真演戏,兢兢业业,《康熙微服私访记》面世便大获成功。

1998年,除了《康熙微服私访记》,邓建国的巨星公司还投拍了其余七部影视剧,已是圈内小有名气的“金主爸爸”。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小试牛刀的邓建国也从这时起,将自我炒作当作无往不胜的不二法宝。

这年,“三十而立”的宋祖德站在镜前,看着自己一米六几的身高怎么“立”都不高,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也怨不得他,老宋家都不高。奶奶一米三,父亲一米四六,母亲只有一米四五,要怪只能怪家族遗传基因太强大。

可偏偏宋祖德有着丰富的“由此及彼”的联想精神,他觉得这世间和他一样,为自己身高不够伟岸而发愁的家人不在少数。

既然如此,那就“缺啥补啥”吧。

宋祖德顺势创立了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和高尔宝制衣,主营“科技感极强”的鞋子和膝套,又开启了一波玩命的广告宣传。

可甭管宋祖德广告吹得多玄乎,想靠一双“磁性”鞋垫就长个,倒不如鞋子里多垫几双鞋垫更实在。

只是那时人们普遍对“科技”二字怀有莫名的崇拜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宋祖德的“电磁增高鞋垫”“按摩膝套”为他赚到了亿万身家。

业务扩大后,宋祖德还拉上了自家兄弟宋祖兴,也是后来同样的网络“臭嘴”刘信达

虚假广告肯定要被罚,宋祖德态度很好,罚就罚吧,罚了再赚呗。

1997年到2000年期间,宋祖德的公司多次受到警告和罚款,他心里也慢慢有些厌烦。

而这时期的邓建国却大红大紫了起来。

7

2001年,38岁的邓建国真正品尝到了成功的滋味。

先是随着《康熙微服私访记》大火,广州巨星在第二部创下贴片广告1.1亿元的惊人销售额,接着他投拍的《鸦片战争演义》被美国《世界日报》报道。

等到《刁蛮公主》《康熙微服私访记3》等电视剧面世,邓建国俨然是整个大陆娱乐圈重量级人物。

钱有了,名也就来了。

2000年,邓建国被中国新闻社《视点》等媒体评为“影视界十大风云人物”之首;2001年,又被马耳他圣约翰爵士团在香港封为爵士,还被四川大学南开大学等学府聘为客座教授

一个中学都没读完的人摇身一变成了大学里的教授,可见娱乐圈的确是个“点石成金”的地方。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邓建国会炒作,也舍得炒作。

在国内影视剧营销普遍在10多万时,邓建国出手就是10倍。

筹拍《我这一辈子》电视剧时,邓建国更是炒完原著,炒演员,在互联网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新闻。

电视剧没播先火,先后被四家电视台采购。1000多万的投资成本,还没等播放,邓建国就已经收回了宣传投资。

而在此期间,邓建国“炒作大王”的头衔来自一桩他自导自演的“包养”事件。

当时正好是演员刘晓庆因逃税身陷囹圄之时,邓建国见状,立即高调宣布,要帮刘晓庆还50万的债务。

可这消息被邓建国炒到最后,变成“邓建国要以50万元包养刘晓庆”。

明眼人都看得出的荒唐闹剧,却被那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媒体一再宣传。

邓建国借此事“出圈”,博得了众人眼球。

他随即也顿悟,原来吃瓜群众是对绯闻这档子事有兴趣啊!

得,那我自己来吧。

虽然在这期间,邓建国曾和许多年轻女性传出绯闻,可都没有激起多大关注度。

邓建国盯上了曾在《风流才子纪晓岚》中出演香妃的宋妍。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1978年出生的宋妍,选秀出道,比邓建国小了整整15岁,因为容貌俏丽很受观众喜爱。

于是,邓建国公开去剧组探班宋妍,送礼物送零食,丝毫不避讳。

涉世未深的宋妍也以为遇见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彻底沦陷。

俩人很快就曝出“订婚”“豪宅过夜”等新闻,让躲在幕后的邓建国深感得意。

2002年是邓建国,更是中国电视剧市场的分水岭。

这年,所有人眼里还是行业“巨星”的邓建国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表示要去卖酒。

不得不说,这也是邓建国的精明之处。

8

此时,中国电视剧市场悄然改革,全国有线电视台和卫视双双合并,中国电视市场开始进入“卫视”天下。

因为改制,巨星影业曾经卖到10万1集的电视剧采购价被直接打到3折,而且还没有了以往的预付款政策。

这对宣传投入巨大的邓建国来说,不仅难以接受,还随时面临被欠款的危险。

邓建国迅速抽身,将资金投入当时还缺乏营销的酒业,经营“赤水河”和“伟哥”酒。

从这两个名字就可以看出邓建国又在打算耍什么花招。

最初,靠着自己的名人效益,邓建国的酒还算卖得不错。

可“学渣”邓建国终究吃了没文化的亏。

由于“赤水河”商标被人抢注,直接导致销售停滞。

至于他大张旗鼓宣传的“伟哥”酒,看看他那一头中分黄发,瘦骨嶙峋的模样,想想就知道卖的如何了。

而尚在运营的巨星影业因为骨干相继离职,看清邓建国为人的张国立等演员又不肯继续签约,盈利能力一年不如一年。

从那时起,别说投拍新片,连员工的工资都难以及时发放。

也是在邓建国宣布退出娱乐圈这年,34岁的宋祖德却因“碰瓷”杨钰莹上了热搜。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2002年,歌手杨钰莹复出,将之前某老板赠送她的一部价值200多万的保时捷在厦门拍卖。

宋祖德知道后,现场以99万元价格买下,还放出豪言:“如果杨钰莹喜欢保时捷的话,我可以无条件地借给她开,随时都可以。”

如此轻薄的话等于当众扇了杨钰莹一记耳光,她借媒体回到:“我认为宋先生是个浅薄的,没有教养的人。”

浅薄不要紧,能引起关注就行。

一直因为被罚款而郁闷的宋祖德顿时眼前一亮,原来骂别人是可以捧红自己的啊!

平民百姓,那没啥好“骂”的,只有名人,而且是那种“一骂就炸”才最妙。

从这之后,宋祖德便孜孜不倦地走上了“网络碰瓷”的道路。

娱乐圈的明星他是见谁火就“骂”谁,有的对他置之不理,有的则直接骂他“神经病”。

可能是骂娱乐圈明星骂多了,钱也不愁了,宋祖德居然也对娱乐圈心生向往。

2004年,宋祖德揣着支票,敲响星辉影业的大门,递上一部由他参与创作的剧本《天堂的眼泪》。

宋祖德不仅表示要自己当男主角,还点名要黄圣依出演女主角。

嗯,那时的娱乐圈,也就黄圣依没挨过宋祖德的“骂”。

虽说宋祖德名声不佳,可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星辉不仅接下了剧本,还果真安排黄圣依出演。

有意思的是,为了黄圣依,宋祖德还悄悄删去了剧本里大量的激情戏。

他颇有自知之明地说:“黄圣依是我梦想中的纯情女孩模样,剧中的我只是个癞蛤蟆,黄圣依是只白天鹅。想到要那些亲热戏,我都觉得恶心。”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这话一说,黄圣依踏实多了。

这部戏后来也拍摄上映,宋祖德对黄圣依的演技赞不绝口。

可就是因为宋祖德的名声太臭,不仅星辉自此再也不提,现在连网上都难以搜到该剧的相关信息。

更有意思的是,宋祖德拍戏这年,他拍下的那部杨钰莹的跑车再度被拍卖,买下的人居然是他的弟弟,刘信达。

你说,这是炒作呢,还是炒作呢?

后来,黄圣依从星辉跳槽,惹起网上一片骂声。唯独宋祖德“仗义执言”,使劲维护着心目中的“白天鹅”。

宋祖德经过这一番操作,更加坚信自己才是中国娱乐圈的“救世主”,拉着刘信达又自编自导自演了电视剧《相亲风云录》《杨德财征婚》等多部影视剧。

效果呢,你没看过,就对了。

9

同样还是2004年,不知道是不是邓建国看见宋祖德都出来拍戏了,他觉得有责任挽救下中国影视行业,宣布回归娱乐圈。

只是他高调投拍的《俏黄蓉》《星空》等影视剧,不是因为资金没到位,就是版权有问题,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人又消失不见。

宋祖德见自己拍戏没天赋,干脆彻底沦为“宋大嘴”,在娱乐圈掀起无数“口水战”。

2005年,娱乐圈两大“炒王”终于掐了起来。

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人,因争夺喻可欣自传小说《情海星空——我与刘德华》影视版权,突然就互骂了起来。

或许是邓建国那时正忙着在新疆搞影视基地,再或许他骂功没宋祖德“专业”,隔空互骂数月,邓建国渐渐没了动静。

宋祖德则越骂越离谱,引发了天怒人怨。

2008年,在相继曝出李湘假结婚、刘亦菲变性人后,他又发文章《千万别学谢晋这样死》,矛头直指刚刚去世的谢晋导演。

这次,宋祖德不仅被谢晋家人起诉诽谤,新浪封杀,网友也送了他“宋缺德”的绰号。

宋祖德无所谓,该道歉道歉,该罚款罚款,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经历此事的宋祖德变本加厉,开通德达侦探所微博账号,转型“文艺批评”事业。

说是批评,其实就是破口大骂加诽谤。

借谢娜生子之事,建议张杰去做亲子鉴定;炮轰王菲上个综艺就几千万的收入;说薛之谦的歌词连给刀郎提鞋都不配;还骂那英是“跳梁老丑”。

面对宋祖德,娱乐圈里人人避之不及。

若是不小心被沾上,心里必定默念:退,退,退!

只是偌大的娱乐圈,也有宋祖德踢到“钢板”上的人物。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2009年,宋祖德骂郭德纲的相声是“下三滥”的东西,并预言德云社不出三年要倒闭,还讥讽郭德纲以及儿子郭麒麟、徒弟岳云鹏没文化。

怼人从不认输的老郭当即写了篇酣畅淋漓的“小作文”,将宋祖德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不仅如此,郭德纲还将宋祖德编到自己的段子里,时不时就消遣下。宋祖德自此,再也不敢对郭德纲和德云社指手画脚。

同年,宋祖德又借重庆“文强”案,造谣演员殷桃被其包养。

这次,宋祖德又惹错了人。

殷桃“娘家”是空政文工团,现役军人被人诽谤还了得?

空政于是一纸措辞强硬发文,吓得宋祖德立即认怂,表示自己都是道听途说。

这之后,宋祖德总算消停了一阵。

2008年,邓建国的新片《邻里乡亲》的开机,现场再无曾经的娱乐圈“大腕”助阵,连主演杨臣刚也是因为不需要酬劳才被邓建国相中。

这时,网上有人曝出邓建国因经营不善,已经负债1.6亿,富翁早变成了“负”翁。

2011年6月,48岁的邓建国宣布要娶小自己29岁的“干女儿”黄梓琪。

但是结婚那天,他高调宣传的张国立夫妇以及众多明星一个也没来。

结婚还不到100天,邓建国就宣布与黄梓琪离婚。

不用说,这场婚姻也只是他用来炒作的工具而已。

10

2012年,邓建国因为欠下巨额债务,被广州中院从飞机上带走。随后因邓建国及其巨星影业与申请人达成协议,双方和解。

此后,干瘪消瘦的邓建国接连传出与网红干露露等人的绯闻,随后又自我爆料说现任女友王艳不仅比黄梓琪还小两岁,而且已怀胎七月。

只是人们对邓建国的任何炒作已经毫无兴趣,一个干巴老头有啥好关注的。

从那时起,邓建国在媒体上几乎没了消息,就算他想炒作什么,也没人再配合。

宋祖德就有些不一样,他还是化身“宋大嘴”,继续“恶意”评论娱乐圈众人及大小事,却几乎从没有啥绯闻。

值得一提的是,宋祖德私下其实悄悄捐资救助了不少失学儿童,还为贫困地区修建了学校。

甚至还出资救助了一位患尿毒症的女诗人张楠,并在她恢复健康后安排到自己公司工作,后续的医药费也全部由自己支付。

“野生诗人”和“娱圈活宝”的狗血往事

只是这些事,他从没公开说过。

而更多人对他的关注,其实来自他一直在微博上持续揭露“林生斌案”,几乎是每天一更,令很多人十分佩服。

这点上,“学霸”和“学渣”似乎又展现出不一样的人生态度。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读过书也懂得人情世故的宋祖德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疯子”,他只是利用了当下“娱乐至死”的环境,从中获得些满足感。

说到底,宋祖德的那些所谓“文艺批评”肯定动机不纯。

只是他需要关注,而媒体需要八卦,两者心照不宣,才有了他这样的一个娱乐圈“怪胎”。

最后,还是要提醒希望效仿这两位娱乐圈“炒王”的人,任何因“炒”而走红的人,必定也因“炒”而糊掉。

本文作者:海边的风声君,经风声岛独家授权万小刀头条号发布。

写明星、写八卦,有凭有据;形象正、影子斜,皆由自取,欢迎关注@万小刀头条号。

参考资料:

中国活宝邓建国,新世纪出版社

邓建国——猛龙过江闯进好莱坞,当代电视

邓建国还款225万与债主和解,广州日报

宋祖德该如何理解“谨言慎行”,中国青年报

宋祖德被判赔29万登报道歉,新浪新闻

宋祖德连发3篇长微博,撕郭德纲,中华网

盘点被宋祖德“骂”过的30位明星,央视网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8369.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