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不可信一一看研究"命学"的教授怎么说

          前几天有网友问【聚缘旭】老师,想给孩子取个好听名字、洋气有个性的女生名字该怎么起,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古人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技,教子一技不如赐子好名,尤其现在时代,更应该给孩子起个好名,下面就来跟随【聚缘旭】老师,了解一下宝宝该怎么起名吧!


命中注定不可信,因为它是片面的,只以客观或不可知因素去推测判断,否认人主观努力的内因作用,没从内外因的辩证关系上去分析判断人的命运。

洪丕谟教授,出版《中国古代算命朮》,可算是研究命学的大师吧。

王德峰教授,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博士。去年退休前,是复旦大学教授、还有什么副院长、主任等头衔。他公开讲过"一个人如果信力不信命,认为名利都是主观努力的结果,那这样的人容易走进自我认识的歧途。""知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信命带来积极的人生观。"

他在1992年看过《中国古代算命术》之后,还请另一教授引荐,才见到了本书作者洪教授。最后,洪教授向他推荐了三本书,即《滴天髓》、《三命通会》、《穷通宝鉴》。尽管是用业余时间,但研究哲学的王教授研究二十年,并能开设讲座,自称精通60%一70%,也算是专家了。

但我这个普通人怎么仍不相信命中注定呢?因为这些专门研究的大师、教授,一方面在讲命学,还推荐这书那书,但看看他们的言论,我看他们也未必相信。

首先,他们也都否认江湖上的算命先生,说他们是混人骗钱的,是迷信。

其次,在王教授向洪教授探讨命运问题时,讲到唐山地震为什么一下死几十万人?文革时为什么一下那么多干部成走资派?

洪的答复是:唐山地震谁死谁伤谁活能算,但这地震不能算。文革谁死谁复出能算,但文革发生不可算。洪教授归结于"国运"(有了讲还有孽运),总之,也就是遇到"国运""孽运"之事,也不可算。

以此类推,打仗时谁死谁活能算,但打仗胜败不可算。遇天灾,谁死谁活谁生能算,但天灾不可算。

这或是命学中许多说法难以自圆其说,或是在实践中不堪一驳,给自己的开脱。

因为什么都可以算,那国家就专找命学专家,组成命学决策指挥部,岂不"胜败强弱穷富贵贱"全在掌控之中。

洪教授更强调"常态"下准确,这伸缩性就更大了。常态下的预测,不懂命学也能说准,懂唯物辩证法的相对更准。因为他可以客观全面辩证地分析判断,更符合人的认识规律,更容易揭开事物本身的规律。

什么叫常态?也无一定。我三十八年前,一直"时运"不好,成绩班级中第一,没考上高中;种田二年推荐上社教队被顶替;当兵4年,当副排长,评为南京军区学毛选积极分子,可提干查出心脏病,退伍推荐到苏州公检法,人家认为"心脏病不适宜";做民办教师有人嫌水平低;提公社人武部副部长又是"农村户口受限制"。胃病、肝病、心脏病,妻子又生病……我岳丈信命,找我大连襟"改造",他又会算命又看风水,文革时被禁,到80年代又开始吃香了。

他们知我不信命,我岳丈和我父母,背着我请他细细算我命运八字,又替我住处看地理,结合爱人小孩八字,不仅带了罗盘,还带来书本和他学习命学的经典摘抄,后来听说整整花近一天功夫研究,最后艰难地做出结论,要破灾消祸,只有拆迁住处,否则将象我哥一样。

我哥怎样?他不到30岁得了痛风,当年误诊为关节炎,后发展为肾性高血压,待到上海八五医院确诊时,已是两肾坏死的尿毒病,回来不久脑溢血去世。39岁。

这还得了,他们开始筹划拆迁上居民点。

当时在农村砌三间砖墙小瓦房,也就1500元左右,他还主动借500元给我。

我那泥墙草屋73年建,没有地理先生,只是按常规,建的与老屋上线,高矮等样。

当时砌时,因不在居民点,凭公社整党办公室抽我用年把,与书记关系,加上我退伍军人身份,是书记出面才让我建在老屋旁边的自留地上。因我分家时,己有2个小孩,爱人上工,我又在外地学校,小家靠父母,有个照应。

凭借钱砌房,我决不愿意。要离开父母,家无照应,妻子也为难。加之我就不信命,就我那胃病、肝病、心脏病,有病,有误诊,是老中医和苏南下放来的医学专家看好诊断准,一样样治好。当时公社教工篮球队,我还是主力后卫。

屋基安排好了,我也未有建。

1985年,也就是这事过去不到2年,因我以每门80分以上的结业成绩及表现优秀,高函毕业时评为市级优秀学员。因我和我学校(因我是校长)在我函授4、5年中,也评过县先进,被以"全优学员",提前转正。同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全家"农转非",妻子安排正式工,都随我住学校。我也活得好好的。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大连襟,这是怎么回事?他搔头又摇头:"你这人命强,克得住邪。加上国家政策,不是常态。也是命中注定。"看来,他对命学确有钻研。

那么,如此解释常态,那唐山地震、文革中,死与不死不论怎么算,都正确。算活的死了,算死的活着,都可叫不是常态。或干脆,就叫命中注定,放之四海而皆准。任何人,寿长寿短,是穷是富,当官犯罪,识字不识字,有病无病……打仗胜败,国家兴亡,天灾人祸……用这四字全开脱了,主观努力都不要强调或都没用了。

算命先生替人算的不准,还可以说是生辰八字报的不准。"公鸡叫一声,抬头生个朱洪武一一皇帝,缩头生个王麻子一一叫花子,回声生个沈万山一一财主。"哪个出生,能说得分秒不差。

我笑着说:"就凭两块皮会说,常说常有理。"他不服,他说他说的"书中有根据"。

洪教授未解答第三个问题,向王教授推荐三本书,说是凭王教授的天资,定会自己找出答案。

再看王教授研究三本书20年,虽是业余,也只六七成功力,但不浅了。他是怎么说的。

富贵程度能算,这事做不做能算,看双亲与出生家庭能算社会地位高低,命运八字能算婚姻是否美满,能算老了有无依靠,能不能依靠孩子等等。

我看过他还举了个例子,马虎相配,再生个"狗",三口之家必和谐,但富贵不富贵不保证。

不过,他总结说,精确到什么程度,现在体会命运没那么准确;命学是朴素很庸俗的事情。

连同前边洪教授讲的"常态"下,命才可算。这命能算准吗?

王教授讲过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当代唯一不可超越的哲学。

王教授讲命学,主要恐是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对中国传统哲学的研究,是一种学术探讨。他的"信命"或是建立在朴素唯物主义、机械唯物主义认识上的,如中国"五行说",也有些朴素的唯物辩证,但不是科学的。

只有马克思哲学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才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今人相信"命中注定"多是指决定人生遇到的不可逾越的客观条件,不是什么常态和不常态。

比如出生,尽管王教授讲"马虎配"生个"狗",在现代条件下,可以选择,但他只说保证和谐,也只是六七成把握,而且还不保证富贵和其他。不谈还有生辰八字的约束,就是实践检验我看也不准。天下马虎配生狗就一定比其他配生其他生肖的家和谐,毫无根据。

就说"国运",洪教授也算不了。这也是事实,比如地主家庭出身和海外关系,这本就不是个人决定,在改革开放前算命,这命中注定苦命。可同一个人,这生肖人的一生只一个,现在不是苦命了,海外关系还有用。这显然是漏洞,于是就有"国运"没法算,来堵漏求圆。

再如,高考那几天身体不爽,发挥不好,几门未考好,是能影响人的一生,有人说是命。也有人算过命,做过门道,早上吃糕粽(高中),到考场外烧香磕头求保佑,送考的男教师穿旗袍(旗开得胜)。

平时不努力,没进考场心发慌,卷子发下来它认识你,你不认识它,这些学生菩萨再保佑,能旗开得胜高中吗?

我自己有体会,我不信"命中注定",比如高函,我考试前从不担心考不及格,因为我胸有成竹,也决不作弊。这是有客观条件的,

首先,我脑子不是太聪明,记忆力不是最好。但在我校同期8名学员中,可说是数二数三,命学把这也可叫"命中注定"。

其次,我初中毕业能考上高函并录取,考试绝不作弊(也没法作弊)9门学科门门80分以上,不仅这4、5年下的功夫,从我16岁初中毕业,种田、当兵、做厂长、做教师、做校长,从没放松过学习,这在命学中,可以叫"力"吧。

我相信机会,那也是主客观结合,内外因结合的结果,并非"命中注定",也不是什么"国运"、非常态。

比如,有这高函及算学历的政策,有我老师及很多领导对民办教师的关心,有落实知识分子的政策,这都是外因,是机会或叫机遇,命学中或叫"命吧"。

但这机会和机遇大是面向全中国全社会,小则面向全市全县,如果没有我的努力,就说我的"名利"(转正、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及我后半生一切)会得到吗?全县2000多民办教师,仅有4人象我一样"时来运转",而其他人"命或比我还好,中师毕业多的是也赶不上我,是我这相信"力"的人,走入"歧途"了吗?

我不是专家,对教授们的话很可能没有吃准,对哲学知识更是不多,只当学习体会。目的是让人们认识唯物辩证法才是科学的算命法,中国古代算命术还有那三本(也有推荐五本)"命学"的书,也是传统文化,里边也有一些精髓,但这些书,本质上是唯心的,有许多迷信和不科学的内容。研究可以,但别全信。

用唯物辩证法对待命运算命运比命学准确!但辩证唯物主义者从不把自己当算命先生,当神仙。而叫唯物辩证地分析判断。

更不要相信算命先生,被骗财还误自己该做的事。

我讲的仅是个人认识,更不强求人相信。只希望信命的人,也能认识到人的内因作用,把内外因结合起来争取好运,而不是仅由外因去听天由命。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7308.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