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字旁取名女孩名字(木字旁取名女孩)

          前几天有网友问【聚缘旭】老师,想给孩子取个好听名字、洋气有个性的女生名字该怎么起,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古人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技,教子一技不如赐子好名,尤其现在时代,更应该给孩子起个好名,下面就来跟随【聚缘旭】老师,了解一下宝宝该怎么起名吧!


木字旁取名女孩名字(木字旁取名女孩)

下午上班的时候,米切尔带进来一个人,韩裕楠一看就是昨晚见到的那个国际主义战士,那个嫁到非洲来的中国女人。不知为什么,韩裕楠还是摆脱不开她与他的那个她的联系,仿佛是他的那个她跑到了非洲一样,让他的心里十分不平。韩裕楠让了她的座,问她要喝点什么?她说来点水就行了。虽然在法丹的中国人都说法丹的水很好,可是韩裕楠一直按照妻子的要求,很少喝生水,害怕有肠道方面的病菌。韩裕楠还是让米切尔为她买了几瓶可乐。因为是中国人之间说话用不着米切尔做翻译,等米切尔买来了可乐,他打了个手势让她走了。

韩裕楠问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她说:"我丈夫上班去了,我在家里闲的慌,就出来逛逛。你昨天说你的公司在这里,离我们家挺近的,没事我就转了过来看看。"韩裕楠也学着非洲人的样子双手一摊说:"看吧,我们公司就是这个破烂样子,跟国内的公司没法比,可能跟你丈夫的公司也没法比。"她没听出韩裕楠有点讽刺的味道,她说:"话哪能这么说?你的公司已经相当不错了,比我丈夫的好多了。"韩裕楠又说:"我听人说,嫁到法丹的中国女人都感到非常幸福。有的人说法丹比北京好,有的人说法丹比广州强多了。我想知道你的法丹比哪里好?"她还是没有听出韩裕楠的话中话,用很平静的口气说:"法丹根本不可能比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好,你的那些话是你自己编的吧?要不就是嫁到这里来的中国女人为了让家里人放心,编的瞎话让你听到了。"韩裕楠问:"那么说法丹比中国好是假的了?"她回答道:"当然是假的。"她的平静的语气和平和的心态,让韩裕楠感到吃惊。渐渐地韩裕楠不得不放弃了对这个女人的逆反心里。韩裕楠说:"你来了这半天,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韩裕楠,南朝鲜的韩,富裕的裕,木字旁加上一个东南西北的南字的楠。"她笑了:"你的名字那么怪,初听起来向飞机失事一样。我姓徐,叫徐伊萍。你叫我小徐就行了。"气氛缓和了下来,韩裕楠问:"我的名字怎么能和飞机失事有关联呢?你的想象力是不是过于丰富了。"徐伊萍说:"裕楠不就是'遇难'嘛,这有谁看不出。"说真的,还真的很少有人看出了韩裕楠和"遇难"的关系,他小时候同学中有人叫过他韩遇难,当时老师把那个同学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有人这样叫过他。不知道为什么,徐伊萍这样想使得韩裕楠有了一种额外的亲切感。徐伊萍问:"这个公司是你的,还是公家的?"韩裕楠自嘲地回答道:"当然是公家的了,我自己要有这么多的钱,我就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了。你呢,你做什么工作?"徐伊萍头往下一低:"我没有工作,现在是家庭妇女。"徐伊萍坦诚的态度给了韩裕楠一些好感,他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出来找个工作?"徐伊萍答道:"法丹没什么工业,就业的机会本来就少,适合中国妇女的工作就更少了,我到哪才能找到一个工作?"韩裕楠问:"你是怎么来法丹的?你和你丈夫是同学吗?"徐伊萍说:"不是同学。他是同济大学的研究生,没事的时候,老往我们外语学院转,因为我学的是法语专业,他的母语刚好是法语,这样我们就认识了。"韩裕楠问:"你真的是法语专业的?那我得先给你考一下试,如果你要是通过了,我可以给你一个工作。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要?"韩裕楠的话大出徐伊萍的意料之外,她有点大喜过望和不相信的感觉,她问:"你说的是真的?"韩裕楠点点头。徐伊萍马上问道:"怎么考?"韩裕楠说:"很简单,我给你一篇中文,你把它翻译成法文。如果错误太多,那我就爱莫能助了。"说完,韩裕楠把自己最早用中文起草的公司考核制度拿了出来,交给了徐伊萍,并让她坐在自己的桌子上写。

徐伊萍一点准备也没有,再说来法丹的这段时间,口语是提高了,可文字方面不仅没有提高,有些词的拼写都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又没有一本词典,所以虽然手上在写,可心里一点谱也没有。写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好容易才把韩裕楠的那篇稿子翻译完。当她把翻译完的东西交给韩裕楠时,她感到自己没有希望了,她抱歉地对韩裕楠说:"对不起,我翻译的不好,肯定通不过你的考试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两天的时间,让我复习一下,我一定会考得让你满意。"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变,眼睛直钩钩盯着韩裕楠。韩裕楠用英语说:"为什么?为什么?"徐伊萍用汉语说:"不为什么?我只是请求你。"韩裕楠说:"你不能补考了。"他买了个关子,接着说:"你被录取了。"徐伊萍都不敢相信这是现实,眼泪禁不住落了下来。她的这种感觉是韩裕楠永远也无法体会出来的,一个女人,一个远离了亲人的女人,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一个寄人篱下的女人,一个精神和肉体同时受到蹂躏和折磨的女人,是多么地需要一份帮助和一种自立。现在她得到了,怎能让她不热泪盈眶、泪如雨下。韩裕楠被徐伊萍的表现给弄呆了,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说的不是惹她变成了这样?他拿出自己口袋里的卫生纸,递给徐伊萍。徐伊萍并没有接,而是一下子抱住了他,在他的肩头痛哭起来。韩裕楠一动也不敢动。等了一会,徐伊萍推开了韩裕楠的肩膀,才用手接过他递来的卫生纸把眼泪擦干了。她说:"不好意思,我是太激动了。我本来只是想过来玩玩,顺便找你说说话、解解闷。没想到,你居然给了我一个工作,让我太激动了,结果让我把你的衬衫都给弄湿了。"韩裕楠笑笑说:"舒婷的诗中写过:'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看来这样的诗也只有女诗人可以写得出。"徐伊萍也笑了,笑着笑着,她突然停住问:"告诉我,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韩裕楠想这是什么问话,是不是这个女人精神上有些不正常,就说:"随你想吧,想我是好人我就是好人,想我是坏人我就是坏人。"徐伊萍很严肃地说:"你不会对我安什么坏心吧?我看你昨天晚上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头。"韩裕楠知道了她问这话的原因,于是就实话实说地回答道:"那是因为我看你长得很象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不过我得佩服你的胆量,既然你觉得我的眼神不对,今天居然还敢来找我。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给吃了?"徐伊萍说:"我从你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邪恶,但我又从你的歌声里听出你还有那么一丝的善良,所以我才敢过来的。我现在已经有了一份工作了,那我干什么?什么时候开始上班?"韩裕楠说:"只要你愿意,现在就可以上班。我可要跟你先说清楚,你是中国人,我以后可以给你比给其他人高的工资,但是你必须证明你的能力。这个月你只有六万法郎,你看行吗?"徐伊萍听了有一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的感觉:"六万法郎?当然行。你不知道我丈夫每天只给我一百法郎。"韩裕楠接着说:"这是试用阶段,以后你会有十二万,或者更高。这要看你的表现。"韩裕楠对徐伊萍对工资的要求表示满意,为了鼓励她,他又加了一句。徐伊萍说:"那就开始吧。"

韩裕楠叫过爱斯道,告诉他:他手上的财务帐目和报表转交给徐伊萍管,他以后专门做管理工作。爱斯道听后感到自己的位置提高了,心里非常高兴,与徐伊萍过去办理交接去了。看见徐伊萍和爱斯道走了,韩裕楠出了一大口气,他终于把财务人员换成了中国人。他想管理是什么,不过就是人、财、物,而三者之中,财是最重要的。人权,当菲奥比让出经理和董事长时他就已经抓到了;物权,目前主要还在巴巴手上,他负责了运行的那一块事务和车辆维修及汽油供给,早晚自己要把它拿回来;财权,虽然自己从宏观上是抓在手上的,但落实到具体问题的上面,感觉总是不那么到位,所以只好自己每天都盯在上面,这样下去,好多工作都开展不起来了。所以他对徐伊萍寄予了厚望,希望她能替他把这件事干好,为中国人争口气。

临下班前,他又把巴巴和爱斯道等人召集过来,把计划中的给全体职工开会的事具体布置了一下。

第二天下午,刚好就是韩裕楠说的开大会的时间,陆陆续续的来了三十多个人,公司的会议室坐不下,会议就搬到了候车的大棚里面开。韩裕楠让沙立夫摆了一排桌子当主席台,他和巴巴、爱斯道坐在了上面。当巴巴说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可以开始的时候,徐伊萍还没有到。韩裕楠有些不高兴:这个人怎么这个样,第二天上班就来迟到,太辜负他的希望了。他只好把米切尔叫来,他准备用英语讲话了。当他在桌子后面准备开始的时候,徐伊萍急匆匆地走进了公司的大门。只见她的头发是乱乱的,脸颊上有一道红色的伤痕。韩裕楠向她招了招手,让她到前面来。她只好用手把头发梳理了一下,与韩裕楠坐到了一起。韩裕楠小声问她:"今天开大会为什么迟到,这样让我多不好看。"徐伊萍也用低低的声音回答说:"对不起,等会再向你解释。你现在开始吧。"韩裕楠咳了一下,就开始他的大会发言。

韩裕楠说:"大家好。我就是前一段时间大家从通知上知道的那位新经理,我姓韩,名字叫裕楠,我的法文名字叫路易,以后大家可以叫我路易先生。我听说,前一段时间大家不能按时拿到工资,这样很不好。拿不到工资你们就无法养活你们的家人和你们自己,你们可不可以饿着肚子来上班?"徐伊萍翻译过去以后,底下的人有的说可以,有的说不可以。韩裕楠说:"那么请说可以的人站起来。"结果没有一个人站起来。韩裕楠接着说:"看来大家还是不愿意饿着肚子来上班的。可是为什么会出现不能给大家按时发工资,让大家饿着肚子上班的事情呢?问题很多,其中一个就是管理的不好,公司在许多不该花钱的地方花了钱。比如,你们以前到这里是看不到经理和办公人员的,因为他们花了一大笔钱呆在别的地方了,他们把钱花了,你们的钱就很难按时拿到了。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而不是别人站到这儿的原因。中国总公司了解这里的情况,了解大家的困难,他们派我来就是为了让大家能按时拿到工资,拿到更多的工资。我来到法丹以后,就把公司的管理部分搬到这里工作了,这样就可以把租房子的那部分钱省了下来,以便给大家发工资。"韩裕楠喝了一口水,等徐伊萍翻译完,他听见底下有人在小声说话,他摆了一下手让说话的人停下后,接着说:"第二个原因就是工作效率。现在我们两个人开一辆车,还能拿到工资,大家想想,如果我们改为二十个人开一辆车,你们还能拿到工资吗?所以大家要提高工作效率,能找来一个乘客,就要想办法找到两个。能一个人做的事就不要两个人去做,只有这样大家才能拿到更多的钱。当我要求提高效率时,有人对我说法丹人就是这样工作的。现在我要明确地告诉大家,既然你要在这个与中国人合资的公司里工作,你就必须象个中国人那样干活才行。我不能够强迫大家在这个公司工作,那样我就破坏你们的权力,所以你们有谁不想在这个公司干的尽可以走。按中国的习惯,我还要给走的人送行。但是你们也不能强迫我,一定要留在公司里干,这样你们就破坏了我的权力。所以当你们的工作不能令我满意时,我会请你们走,也就是我会开除你们。"徐伊萍翻译完,大家又有人议论,这次韩裕楠拍了桌子声音才停下来。他接着说:"第三个原因就是我们公司有人私拿票款,我说私拿是好听的,按法律来说就是偷。我是佛教徒。按照佛教的说法,偷东西的人是要下地狱的。巴巴告诉我,按古兰经上的要求,偷东西的人要被砍掉一只手。我要告诉你们,你们之所以不能按时发工资就是因为有人,把本来应该属于大家的钱偷走了。"徐伊萍刚翻译完,底下就乱成一片。有的是吃钱的人,贼喊捉贼;有的是青白的,义愤填膺。等了好一会才静下来,韩裕楠说:"最近我们成立了一个机构,专门进行各种检查,我们的检查是秘密的。一旦有了问题我们就要坚决处理,毫不含糊。我想告诉大家,这个公司不光是中国人的,也是大家的,只要大家做得好,我一定给大家奖励。我们做了一次抽查,下面请爱斯道把抽查的结果通报给大家,并把处理结果通报给大家。"韩裕楠结束了他的讲话。徐伊萍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爱斯道把那天米切尔去加以了解的情况说了一下,听的人不以为然。但当爱斯道念道,从他们两人工资中扣除所贪污的票款,并把他们开除出公司时,底下的人一下子给镇住了。那两个人今天刚好在这里,年纪大的一个几乎哭了出来。他走到韩裕楠前面请求原谅,他说他家里有四个老婆,十七个孩子,他没有办法才这样的,以后他再也不会这样做了。他的话说得让韩裕楠心动了一下,但韩裕楠又一想慈不带兵,舍不得孩子打不得狼。他摇了摇头表示不能原谅,他用眼看了一下沙立夫。沙立夫走了过来,连同几个保安一起,把两人给轰出去了。韩裕楠又叫过阿西儿,让她把两人应得的工资给他们送了出去。然后韩裕楠开始给大家发工资。

阿西儿叫一个名字,一个人走上来,在徐伊萍面前的工资单上签个字,然后走到韩裕楠前面领钱。韩裕楠每发完一个人的钱,就重复一下他的名字与他握一下手,这让很多人感动。当阿西儿念到"马汀"时,爱斯道给韩裕楠使了个眼色,韩裕楠知道了这是一个空头。当一个人站起来,走到徐伊萍前面想签字时,韩裕楠走过去拦住了他。韩裕楠问:"你是马汀吗?"那人本来听巴巴说,签了字拿了钱就没事了,没想到韩裕楠会抓住他问,他结巴了几下才说出来:"不是,我是他的亲戚。"韩裕楠说:"亲戚不能替他的,要领让他自己来领。是不是他不想要钱了。"沙立夫跑了过来,把那人赶了出去。这时韩裕楠拿眼看了巴巴一眼,他的脸难看极了。韩裕楠想要跟我斗,还嫩了一点。巴巴此时心想,这个仇一定要报的。阿西儿又念了几个空头,没有人再敢站出来。

大会开了快二个小时,韩裕楠在职工心目中牢牢地树立了自己的威信,他对自己和公司都充满了信心。散会后,各人忙各人的事去了。当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看见徐伊萍趴在他的桌子上哭。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630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