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姓女孩名字大全两个字(孙姓女孩名字两个字的名字)

          前几天有网友问【聚缘旭】老师,想给孩子取个好听名字、洋气有个性的女生名字该怎么起,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古人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技,教子一技不如赐子好名,尤其现在时代,更应该给孩子起个好名,下面就来跟随【聚缘旭】老师,了解一下宝宝该怎么起名吧!


孙姓女孩名字大全两个字(孙姓女孩名字两个字的名字)

顾梅朵向允泽小说 古言

《农家小悍妃:带着全家讨生活》简介: 顾梅朵,穿成九岁小女孩。 咱不怕。 咱天生神力,自带空间。咱发家致富。 什么 ?父母哥哥老实,没事,我全力守护着。 咋地?爷奶是极品,没事,看我砸他满脸桃花开。 妈呀,这小老虎是红色的? 正好,这不就是我的宠物嘛。 可是……那个美男,你是谁谁,……咱们不熟。 完了,这个……小女子真的无奈呀。 如果能一路相伴,潇潇洒洒,也不错呀。

第1章

大黎国清平县下泰村

顾梅朵身材干瘦,扛着好大一捆干柴,不紧不慢地下山来。

顾梅朵前世三十八岁,一周前穿越到这个漂亮的同名小女孩儿身上。

小女孩天生神力,平时给家里打柴打猪草,因为父母哥哥都老实,一家人被奶奶虐待,小女孩为了省口饭给两个弟弟吃,自己饿死在山上,现代的顾梅朵就穿来了。

就是她穿越来的家庭有点闹心。

顾梅朵放空思想,机械地走着。

突然,远处传来焦急的呼喊声:

“朵朵,你快回家看看,你奶奶要把你两个弟弟卖了。快点儿,你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卖我弟弟?”

“我去,这个死老太婆又作什么妖儿?”

她快速从柴堆里抽出一根趁手的棍子,扔下干柴,飞一般往山下冲去。

进了村子,就看到自家大院儿周围,围满了村民,村民边看热闹边议论:

“以为顾家来亲戚了,原来是牙婆子,老孙氏要卖两个小孙子呢。顾老头五个儿子,就老四肯干,这还要卖老四儿子,没天理呀。”

“也就是欺负顾老四熊呗,老孙氏怎么不卖了老大和老五的儿子?”

“只是可怜了老四媳妇,多俊俏的人儿,生了四个儿子,两对双胞胎呀,多大的福分呀。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被老孙氏折磨成黄脸婆了。看看给打得。”

“顾老四一家子就那个闺女硬气些,老孙氏不敢欺负她。这是趁着老四闺女不在家,那闺女力气大,厉害着呢。呀,回来了,这下子热闹了!”

“让让,让让。”

顾梅朵扒拉开挡路的人,直接冲进院子里。完全顾不上被她拽得东倒西歪的人。

院子正中,跪着一个看起来像三十多岁,容貌姣好,身材瘦弱,一脸凄苦的女人-顾梅朵的娘陶非陶氏。

她一手抱着一个小男孩儿,一手向前伸着,试图去拉面前的婆婆-老孙氏怀里的另一个小男孩儿,两个男孩是双胞胎,五岁。

“娘,求求你,别卖我的小四和小五。我多多干活儿,我少吃饭,我多攒钱帮大侄儿交束脩。”

陶氏一边说,一边哭,一边儿不住的磕头,一脸的无助和绝望。她怀里的小男孩儿哇哇大哭。

老孙氏尖嘴猴腮,一脸的刻薄相,指着陶氏骂道:

“你这好吃懒做的贱-货,你一年能挣几个银钱,他们领了小四小五去,会给二十两银子,就能给你大侄儿交束脩。

你大侄儿将来中了状元,你家不是也能跟着沾光吗?再说,你们又不是没儿子,送走他们,还省了两个人的口粮。你松开,让我抱走。”

陶氏紧紧抱着孩子,声嘶力竭地喊着:“别卖我的小四和小五,这是我的心头肉啊!”

老天爷,帮帮我吧!

老孙氏见陶氏不松手,抓起根木棍,狠狠朝陶氏身上打去。

“你个贱-人,我还管不了你了,我打死你!”

旁边儿一个穿红著绿,身材丰满的女人,顾梅朵的三伯娘小孙氏,撇着嘴讥讽道:“哎呀四弟妹,你这样忤逆婆婆,简直太不孝了,当心一会儿四弟回来休了你。”

老孙氏几棍子落在跪着的陶氏身上,还不解气,把扯着的小男孩儿推向小孙氏,“看好他,这可是钱呢。”

老孙氏咬牙切齿地又高高举起了棍子。

这老孙氏是村里有名的泼妇,胡搅蛮缠,不讲道理。周围的村民虽然在指指点点,可并不敢上前劝解,怕惹麻烦上身。

大家心里想着,顾老四媳妇儿今天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

“住手!”

就在这时,顾梅朵冲了进来,手里的棍子用力向上一挡,迎向了老孙氏。

老孙氏没看到顾梅朵,一棍子狠狠地砸下去。

两根棍子撞在一起,两人又都是用了力的,只听“咔嚓”一声响,老孙氏手里的棍子飞了,巨大的撞击力震得老孙氏手臂又痛又麻,半天动不了。

老孙氏岂肯shan罢甘休,她正要狠狠教训顾梅朵,一眼瞄到院子外自家男人和儿子们急匆匆赶过来,知道今天的计划泡汤了。

自己肯定不能当着家人的面儿,让人把孙子领走。

于是,老孙氏抱着右臂,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嚎起来:“没天理啦,亲孙女要打死奶奶啦。老天爷怎么不打个雷,劈死这个小畜生。”

顾梅朵懒得理会老孙氏,她慢慢地扶起自己的娘,然后奔向她三伯娘。

“你放开小五!”顾梅朵冰冷地眼神盯着小孙氏。

小孙氏一哆嗦,放了孩子吧,怕婆婆怪罪。不放,又担心顾梅朵打她。正犹豫不决,顾梅朵作势举起了棍子:

“放不放?”

小孙氏一哆嗦,吓得急忙松开孩子,退到一边。

顾梅朵温柔地抱起小五,回到母亲身边。冷眼看着回来的顾家人。

牙婆子一看,这买卖是做不成了,没等顾家男人进院,出院子骑上毛驴,一溜烟儿跑了。

顾老头领着顾家下田干活的人一拥而进,走进院子。

顾老头不到六十岁,一脸沧桑,却还硬朗。

顾家田地不多,但是人非常多。顾老头儿领着儿孙格外用心地伺弄家里的田,希望能多打点儿粮食,好多口饭吃。

现在不到收工的时候,被人叫了回来,顾老头儿很生气。

他轰走了院里院外看热闹的人,冲着老孙氏嚷道:

“把我们叫回来干什么,这不是白耽误功夫吗?娘们儿家家的就是事儿多。”

其实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心里很清楚,路上有人告诉他了。老孙氏不止一次的说过,要把两个小孙子卖了。

一来家里有了银子给大孙子交束脩,二来没了这两个小的,老四媳妇儿也可以下田干活儿,家里就多一个劳力。孙子孙女那么多,少一个两个也没啥。

他之所以冲老孙氏嚷嚷,就是为了转移家人的注意力,老婆子卖孙子,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也防止老四媳妇儿闹腾,虽然老四媳妇不一定会闹腾。

多年的夫妻,老孙氏也明白老头子的意图,她冲着一大家子一挥手:

“都回去干活儿,回来干什么?半头午晌的就想歇着?干活儿去!”

顾老头儿领着大伙儿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有话说。”顾梅朵大声喊道。

老孙氏骂道:“你说个屁,怎么哪里都有你。滚一边儿去!你打了我,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听到这话,顾家人表情很丰富,有吃惊的,有害怕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漠不关心的。

第2章

顾梅朵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升起浓浓的无力感。

她盯着自己这个便宜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顾老头是哥俩呢,其实他才刚刚三十岁。

这是一个只知道闷头干活儿,极少说话的老实人。是父母指哪儿打哪儿,说好听点儿叫孝顺,其实就是懦弱,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

顾家没有分家,二十多口人处在一个屋檐下,一个锅里抡马勺,矛盾那是天天有。

他们四房人又多,又太老实,再加上一个偏心的奶奶,一个装糊涂的爷爷,日子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这里的风俗是大房养老,长孙又是个读书人,因此大房备受重视。

二房没儿子,两口子勤劳肯干,两个女孩也乖巧,所以二房还过得去。

三房媳妇是老孙氏的娘家侄女,老孙氏是怎么也不会让三房吃亏的。

五房是老儿子,从小宠到大的,现在还是老两口的心尖尖。

最可悲的就是四房。据说当年老孙氏生老四的时候难产,差点儿一尸两命,老孙氏就一直看老四不顺眼。

后来老孙氏给老四相中了一个有钱的丑寡妇,老四长这么大唯有这件事没顺着他娘,死活不同意。

后来,顾老四外出扛活儿,自己领了个媳妇回来。因为没花一文钱,老孙氏才勉强同意了。

老四双胞胎儿子七岁的时候,因为大房长子读书,老四媳妇儿便提出,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读书。

这下彻底激怒了老孙氏,对着老四媳妇就是一顿毒打。

如果不是里长碰巧路过给拉开了,老四媳妇可能就被打死了。也因此,老孙氏对老四一家更加厌恶。

老四两个儿子,一个个骨瘦如柴,因为他爹压着,也不敢反抗奶奶,性格也越来越懦弱。

这糟心的日子。

分家,必须分家!

看着要往外走的爷爷,顾梅朵大喊道:“爷爷,奶奶要卖了我两个弟弟,你管不管?”

卖孙子这事能做,却不能拿到台面儿上说。

顾老头瞪了孙女儿一眼,不高兴:“胡说什么,帮你奶奶干活去,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掺和。”

顾梅朵蹭蹭几步窜上前,双手一横拦住顾老头厉声道:“爷爷,你到底管不管?”

顾老头一下子蒙住了,这个孙女什么时候这么难缠了?虽说她力气大,老婆子不太敢打骂她,可她平时也不敢和自己这么高声说话呀。

老孙氏骂骂咧咧追过来,”你个死丫崽子,说什么呢?还不滚回去?”

“好,爷爷你不管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顾梅朵抄起院子里一把铁锹,抡圆了胳膊猛砸,逮到什么砸什么。

一边砸一边叫骂:“让你们卖我弟弟,让你们欺负我娘!不让我好过,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顾梅朵把穿越一周来的憋屈尽数爆发出来。

“乒乒乓乓。”院子里一片狼籍。

顾梅朵还不解气,拎着铁锹奔着正房去了,顾老头老孙氏住正房。顾梅朵天生神力,就这茅草土胚房,还真不够她砸的。

“啊……你给我住手!”老孙氏大叫,她又气愤又恐慌。

“你们是死人啊?还不快过来拦着她。我的大水缸啊,我的背篓啊!你个小畜生,小混蛋,快住手。”老孙氏都带了哭腔了。

顾老头儿和顾氏兄弟赶过来,要夺顾梅朵的铁锹。

顾梅朵冷笑两声,一铁锹甩过去,“哗啦啦”,窗子破了个大洞,窗户纸迎风飞舞,房子上的茅草和灰土被震得簌簌掉下来,呛得众人一阵咳嗽。

“来呀,谁敢拦着我,我就开了他的瓢,来试试!弟弟都要被卖了,我特么管你是谁!”

老孙氏坐地上放声大哭,这次是真哭。

“你个缺德鬼,败家玩意儿,不得好死的小贱-人。我的房子啊!天啊,让我死了吧!我不活啦!”

顾老头恶狠狠地瞪着顾梅朵,顺手捡起一根棍子。

顾梅朵严密注视着顾老头儿的一举一动,看顾老头儿拿着棍子,心想又打我,那你就试试。

再一想,……我靠,爹和哥哥们危险了,因为顾老头作为一个老公公,一般不可能打儿媳妇的,好说不好听。

果然,顾老头奔着顾老四去了。

顾梅朵过去就把她爹拽到身后,”爷爷,你想干吗?”

”我打死老四这个混账!”

顾老头儿心里想着,孙女不听话,都是老四这个当爹的没教好,他就打老四。

顾梅朵一听就火了,”又打我爹,你凭什么打我爹?我奶生气打我娘,你生气打我爹。感情我们四房就是给你们出气的啊。”

老孙氏看顾老头让孙女问住了,急忙上来帮腔:

”小兔崽子你胡咧咧什么呢?父母打儿子怎么啦?哪家父母不打儿女?”

顾梅朵把铁锹狠狠向下一摔,“啪!”铁锹柄断了,铁锹一分为二。

顾梅朵拿起锹柄,指点着顾老头和老孙氏:

”既然话说到这里,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想问你们一句了,我爹-顾老四,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

还是奶奶或爷爷你们哪个和别人私生的?你们经常打我爹,怎么不打我三个伯伯和五叔?”

顾老头立即大声训斥:“放屁!你爹是我们亲亲的亲生儿子。”

这个问题必须郑重说明,这可涉及到名誉问题。

”我爹不是私生的,你们看看你们是怎么对我大伯的,怎么对我三伯和五叔的,可你们又是怎么对我爹的呢?难道我爹是后娘养的吗?”

老孙氏奔过来要打顾梅朵:

“该死的,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地生下老四这个孽障,他养了你这么个狼崽子,就这么忤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老天爷呀?”

顾梅朵一指老孙氏:”闭嘴!嚎什么嚎?你嚎就有理了?叫老天爷也没用,老天爷让你打儿子打媳妇了?

是不是儿子媳妇太听话给你烧的,让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缺德事做太多了,不怕老天爷一道雷劈下来……!”

顾老头一听大怒:”老四,看看你养的好闺女,奶奶都骂,还有没有点教养?”

“教养?唉哟喂,爷爷,你别让人笑掉大牙。你有教养,偏心这个,偏心那个,哪个越干活你就越打哪个。这老太婆有教养,下死手打媳妇,跟打猪狗一样?”

第3章

“更可恨的是,还要卖孙子?你是饿得要死了吗,等着卖孙子的钱救命啊?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你连个老虎都不如。

卖亲孙子,是不是孙子多给你狂的,卖了孙子,你不怕将来绝后啊?还一次卖两个?

你如果嫌孙子多,我的哥哥弟弟我领走,我们跟我娘姓,再和你们顾家没关系。不信你们看我能不能做出来!”

老孙氏冲顾梅朵“呸”一口,双手掐腰:“我卖我的孙子怎么了?气急了我连你一起卖了。”

”卖我?我借你个胆!你也就有胆打媳妇骂媳妇吧。”

老孙氏气得不行:“哪家婆婆不使唤媳妇打骂媳妇,怎么我就不行?”

”你是婆婆,你可以使唤儿媳妇,可你再使唤我娘就不行!

这么多年,我娘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地干活儿,现在也该换个人干了。你那么多儿媳妇,她们是死人吗?也轮到她们干了。”

顾梅朵温柔地对泪流满面的娘说:

”娘,你回屋歇着,你生了四个儿子,是老顾家大功臣,人家没你生得多,比你身体好,都歇着呢,你干吗还干呀?你也不是使唤丫头。

大哥二哥,扶娘领小四小五回屋。”

哥俩弱弱地点头答应着。

顾老四半垂着头,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他是懦弱,但不是傻,谁对他好他是知道的。

”干活怎么啦?”老孙氏嚎着,“他们年轻多干点怎么啦?”

“你说怎么啦?我父母年轻,我几个伯伯和伯娘难道七老八十要入土了吗?我五叔不是更年轻?他还不是天天睡,睡了吃,吃了再睡,跟那个哼哼差不多?”

众人:哼哼?

也许是看自己老爹落泪心中难过,也许是想起自己前世的苦,以及来到这里的憋屈,顾梅朵也落下泪来,她边抹眼泪边大声控诉:

”别人干活,还能偶尔歇歇,赶个集,串个亲戚什么的。凭什么我爹和哥哥们就要一天干到晚,我娘带着俩弟弟,还要洗衣服,做饭?”

“你们想得挺美呀,卖了我两个弟弟,让我娘也下地干活,我们四房全都是好劳力。让我们一家给你们当牛做马,供你们吃喝,供你们读书。

呸!逼急了我,我一把火烧了房子,让你们明天都拐筐要饭去,看我敢不敢?”

“我说奶奶,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我烧自己家的房子,不犯法。我砸自己家的东西也不犯法,不用赔。属于家庭内部矛盾,官府不管。

只要你们敢欺负我们四房,我就敢砸!”

老孙氏恨恨地骂道:“你个不孝的小畜牲,当初生下来,就应该把你掐死,省得让你来气我。”

“我不孝?大伯三天两头往镇上跑,用家里的钱下馆子,给你们拿一口好吃的了吗,他孝顺?

大堂哥,用我爹和哥哥们挣的血汗钱读书,见了我爹娘鼻孔朝天,理都不理,他孝顺?”

感觉自己人小身矮没什么气势,顾梅朵跳上一个破凳子,继续大声指控:

“三伯娘隔三差五就拿家里的东西回娘家,跑得那个勤呀。不下田干活儿就算了,一轮到她做饭,就浑身都疼,让奶奶你和我娘做,她孝顺?”

“五叔五婶儿从来不下田干活儿太阳不晒屁-股都不起来,起来还挑吃捡喝,哪儿风凉哪儿歇着,老父亲在田里汗流满面,都不肯歇歇怕耽误活儿,他孝顺?”

嗓子有些干,咳了两声,继续:

“我二伯家因为没儿子心虚,两口子才拼命干活儿。我们四房四个小子,下田的就两个,凭什么我们四房干的最多,吃的最少?

这么干还不落好,还要卖我弟弟?

供大堂哥读书,要卖也是卖他弟弟,凭什么卖我弟弟?!呜呜……”

说到伤心处,放声大哭。

顾老头和老孙氏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都是事实,现在他们真的是欲哭无泪呀。

骂不过,打就更加打不过,全家人不够她一个人打的。这死丫崽子天生神力,惹急了那是谁也不惯着,抡棍子就砸。那是真砸呀!

顾梅朵小破袄子抹了一把脸,哽咽着:

“我爹娘和哥哥弟弟都是老实人,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如果谁再欺负我哥哥弟弟,还有我的父母,我绝不客气,我整死他!

谁再占我们四房便宜,棍子伺候!你们看着办。”顾梅朵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小的身影,雄赳赳,气昂昂的。

溜出来偷偷观察院子里动静的四房哥俩,也悄悄退回自家院子,还不忘记拉走他们的爹。

其他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只是心里想着,四房这是要翻身的节奏吗?

且不说顾家老两口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顾梅朵是该干嘛干嘛,想干嘛干嘛,谁管也不好使。谁说她两句,她十句八句等着你。

中午饭后休息,顾老五大喊:“春久,春久。”

顾梅朵十二岁的大哥急忙跑出来。

“你去咱家东边儿那块地的地头,那棵大树下的草棵里,把我的锄头拿回来,快去,去晚了别让人拿走了。”顾春久急匆匆跑出去。

这是干活的时候躲树下偷懒,回家忘了拿了。顾梅朵气哼哼地想着。

顾春久很快地扛着一把锄头回来。

“春久。”

顾梅朵听见五叔又喊大哥,也急忙跟着出去。看看五叔还想干嘛。

“我屋子里床上的席子破了,有些扎人,你拿去给我补补。”

顾春久刚要动,顾梅朵开口了:“我说五叔你没长手呀,你不会补呀?”

“我支使我侄儿干点小活儿,怎么啦?”

“我大哥下田干活儿累了一上午了,凭什么还给你干活儿?你一上午偷懒,又不是有多累,自己干干不行吗?

你实在懒得动,让你闺女给你干。我们不伺候!哥,回你屋睡觉去。”

顾春久看看他五叔,回屋了。

顾老五看着顾梅朵怒目而视的样子,这个侄女不好惹,也悄末声地回屋了。

还没等顾梅朵走回自家屋呢,她三伯娘,小孙氏出来了,冲着四房的小破院子喊:

“四弟妹呀,下午我回娘家,有点事儿,后天回来,你和咱娘说一声。”

顾梅朵拦住往回走的小孙氏,:“三伯娘,你回娘家,你自己和奶奶说去。关我娘什么事?我娘又不管家里的事儿。

还有,明天轮到你做饭,洗衣,喂猪。你把明天替你干活的人找好。想找我娘帮你干,没门儿。”

第4章

通常陶氏替小孙氏传话,老孙氏顺便就说,那你替她干吧。陶氏又不懂拒绝,只好干了。每次都是这样。

“我是真有事儿回娘家,你娘帮我做一天,我以后再多帮她做一天。”

“三伯娘,同样的谎话说多了,也就跟放-那什么一样,没人当回事了。再说,你哪次说话算数了?所以,你老人家还是另外找人吧。”

小孙氏怒了,大声骂起来:“大人的事儿,要你个小崽子管?就让你娘帮我-干一天活儿,怎么了?以前也不是没干过。”

“是呀,以前我娘没少帮你干活。我娘一边看着弟弟,做自己的活儿,还要一边帮你干活儿,你轻松自在地去串门子。

不就是因为,奶奶是你亲姑,向着你们三房吗?

明天我就不让我娘干,如果你不找妥人干活儿,那一家老小和满院子的小畜生,就都饿着!”

说着拉着走出来的陶非回屋去了。

十岁的顾春雨帮他娘骂人:“你个小贱-人,死丫头,让你欺负我娘,我打死你。”

顾梅朵转回身哈哈大笑:

“臭小子胆肥呀,想打我,你过来呀!”

顾春雨还想骂,被她娘拉走了。

傍晚,大家干活儿回来,顾老三喊着:“老四,你先给我提两桶水来洗洗,然后再给咱爹提。”

顾家住在村东,门前二三百米有一条小河哗哗流过,干活的人傍晚回来,一身的臭汗,挑两桶水,回来洗洗,干净又解乏。河水温温的,洗澡正好。

因为傍晚经常有大姑娘小媳妇,趁天凉在河边洗衣服,所以不能去河里洗澡。顾家经常去河里提水,只是这提水的人……哼哼。

顾老四毫无怨言地就要去拿水桶提水。

顾梅朵一直站在院子里,她就知道会这样,因为以前不是爹提水,就是哥哥们提水。哥哥们才十二,多重的水桶,这些狼心狗肺的混帐家人。

“爹,水桶放下,让三伯自己去提。他有手有脚的,干嘛支使你?”

顾老三不乐意了:“你这丫头,我就是让你爹帮你爷提水的时候,顺便替我提两桶,怎么啦?”

“不怎么,自己的活儿自己干,你不提水洗澡,那就臭着。天天让我爹伺候你,我爹干了一天活儿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爹,你回屋里等着,我去提水给你洗。大哥,二哥,你们都等着,爹洗完了,你们洗,水我来提。”

顾老三大声道:“那你爷爷的水谁提?”

“爱谁谁,谁愿意谁去提。你孝顺你去。”

说着,顾梅朵提着水桶走了。

“以前都是你爹提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爷爷又不是只有我爹一个儿子。要不你们哥几个,轮着去提,今天就大伯先去提。”顾梅朵的声音远远传来。

顾老头瞪了顾老三一眼,“我自己去提。”

顾梅朵给他爹提了水,回来看见他三伯还在院里站着:

“三伯,以后你要孝顺爷爷,你自己去,别使唤我爹。我爹干活儿,你讨好,你咋那么聪明呢?

我三伯娘支使我娘干活儿,你支使我爹干活儿,谁惯得你们这些臭毛病?从今以后,都给我改喽。我们四房不是顾家的奴才!!”

顾老三面子上过不去,大怒:

“你个小鳖犊子,小混蛋,看我打死你。”

顾梅朵一挺小胸脯,“三伯,来打呀,你打得过我吗?如果你不怕腿断胳膊折,你就只管来打。我借你个胆儿!”

顾老三气得直哼哼,被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小孙氏拉进屋,顾梅朵提着水桶给哥哥们提水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因为最近地里活儿比较多,干活的人比较忙,也比较累,晚上做菜的时候,就放了一小块肉,薄薄地切了有十几片。

顾家二十多口人,分两桌吃,女人一桌,男人一桌。小孩子跟着女人坐,老孙氏在男人那一桌。

老孙氏拿起筷子例行分饭。

她拿起个碗,把菜盆儿里少的可怜的肉片挑到碗里,“春立明天休沐,留给他吃,他读书累脑子,给他补补。”

顾梅朵过来夺走老孙氏手里的碗,“还补,大哥已经补的够胖了,红光满面的,奶奶不知道胖子的脑子反应慢吗?你这不是让大哥考不上秀才吗?

再说,现在活这么累,干活的人吃不好,哪有力气干活儿。没力气干活,哪来的收成。没收成,哪来的钱。没钱,怎么供大哥读书。

所以,为了大哥能读书,就得让干活的人吃好点儿。”

于是她很快地把碗里的肉给他老爹,哥哥们,还有大伯二伯分了下去,一人分了一片儿,还剩下个三两片儿,她直接都倒在顾老头的碗里,然后小手一挥:

“吃吧,干了一天活儿都累了,吃完歇着。”然后潇洒地转身回女人这桌。

老孙氏听顾梅朵小嘴叭叭叭叭一通神侃,等她反过劲儿的时候,大家碗里的肉早进肚了。

她气得抬手想拍桌子,看看桌上的饭,不舍得浪费粮食,就奔着老四媳妇儿来了。

女人这一桌还等着老孙氏分饭呢,顾梅朵一看老孙氏的样子,就知道老孙氏要拿她娘撒气,因为只有她娘会老老实实地让老孙氏打,丝毫不敢反抗。

顾梅朵急忙捞了一个大碗,拨了一些饭菜,拉着她娘和弟弟到墙角去吃,她挡在老孙氏面前,“奶,你找我娘干嘛?”

老孙氏拿着棍子,够不着陶氏,就劈头盖脸向顾梅朵打来。

顾梅朵顺手拽过三伯家的堂姐挡在身前,老孙氏一棍子打下来,顾梅朵堂姐“嗷”一声就趴下了。

顾梅朵大叫:“救命呀!奶奶要打死亲孙女儿啊!不让孙女吃饭啦!大家都来看看呀,孙子没卖成,这是要打死孙女儿撒气啊。救命呀!”

小女孩儿的声音又清脆又尖细,传得很远。很快就有左邻右舍的来到院外看热闹。

老孙氏追着顾梅朵,顾梅朵绕着桌子跑。一边跑一边继续大喊:“救命呀,救命呀!奶奶要打死亲孙女啦!不活啦,老天爷呀!”

顾梅朵她娘一边喂孩子一边看着,反正自家闺女不会吃亏。顾梅朵她爹和哥哥们呆呆地,顾家其他人表情各异。

邻居们看到这祖孙俩,都偷偷地笑起来。顾老太一向拿这个孙女没辙,这是搞笑呢?

顾老头急忙起身,把邻居们劝走,对着老孙氏喊道:“吃饭!”

老孙氏平时跋扈得很,但是顾老头生气的时候,他还是很听话的。

今天这场祖孙之战到此不了了之了。

第5章

顾春立在县城读书,每次他休沐回家,对老孙氏来说都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老孙氏是把顾春立作为光宗耀祖的对象,重点培养的,所以家里有什么好穿的,好吃的都留给他。

至于顾春立书读得怎么样?她哪里明白,她觉得,自己孙子读书是最最好,肯定能中状元的。

现在顾春立回来,最高兴的人,就是顾梅朵了。因为顾梅朵想让顾春立教她认字。

对,就是认字。原主不认字,这对顾梅朵以后的所作所为和言行举止很不利,因为这些言行总要有个出处,因此她必须得认字。

而在顾家,只有顾春立自己认字。

对于顾春立这个堂哥,顾梅朵一点儿都不了解。只有休沐的时候,偶尔能见一面两面。

在顾春立心里,小堂妹一直是没什么存在感的。奶奶上次要卖小堂弟,顾梅朵和奶奶对着干,大打出手,让他对顾梅朵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个小堂妹,嚣张跋扈,打得一家人谈她色变啊。

看到小堂妹来找他,他很意外。

顾梅朵温声问:“大哥有空吗?”

顾春立冷漠地问:“你有什么事?”

虽然挺讨厌大房,但有求于人,就得放低姿态。

“大哥,我想找你认字。”

“认字?”

顾春立很惊讶,整个村子里认字的女孩子一个没有,别说女孩子,男孩子也寥寥无几,小堂妹居然想认字。

顾梅朵把棍子往地上一杵,头一抬说:

“对,我想认字。认字就能看书,书里讲了很多新鲜有趣我不知道的东西,我出门少,我想见识见识外面的世面,所以我想认字。大哥你教我。”

想得挺美。顾春立猛摇头,态度坚决:

“不行,奶奶不会同意的。村子里的女孩儿都不读书,你读什么书?你学好女红,学会做饭做衣服就可以了,将来找个好婆家比什么都强。”

顾梅朵很坚持:“我就想读书。读书增长见识,你能读我为什么不能读?”

顾春立心说,你增长见识,就是忤逆不孝,和家人对着干吗?哼哼,别痴心妄想了。

顾梅朵一扭身坐下来,发挥出她的无赖劲头:

“顾春立,你今天如果不答应,我和你没完!

你一天教我几个字,几句话,能耽误你多少功夫?你就当复习功课了。”

顾春立就是不答应。

顾梅朵拉下脸来,好说好商量不行是吧?哎呀我这小暴脾气。

她“忽”地站起来一跺脚,地上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

“你不答应?你有什么资格不答应?你念书的钱还是我爹我哥哥赚的,你心里没数吗?就让你教我几个字,念几个句子,屁大会功夫就够了。

你读了十几年的书,连个秀才都没考上,耽误这么一小会,也影响不了啥。”

顾春立看着脚印吓一跳,再说,没考上秀才是他的硬伤,他就怕别人提这个。

这丫头力大如牛了,自己如果不答应,怕她翻脸耍横,也怕她真的会赖在这里。

圣人说得对:唯女子小人难养也。

他是读书人,不和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让别人见笑。

他找出一本书,摔桌子上,翻开。

顾梅朵一看,是本《三字经》。

顾春立没好气地指着开头念道:“人之初,性本shan,性相近,习相远。”

顾梅朵跟着念了一遍,然后一把抢过书,“我回去看,我不会弄坏的,看完还你。”

拿着书走了,留给顾春立一个潇洒的背影。

顾春立看着她的背影咬牙。

每到顾春立休沐回来,顾梅朵都拿着书来找他,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让他给念个七八句,然后走人。

这认字的第一步算是迈出去了。

第二步,顾梅朵决定到镇子上去找私塾里的老秀才。

万阳镇在下泰村北边,离下泰村就二三里的路程。

镇子里有一个私塾,附近村子里条件好的人家都会送家中的子弟去读书。

顾梅朵想,只读一本《三字经》肯定不行,家里有个读书人,有些事情不好糊弄,得多找个借口才行。

只能去镇子上了,县城太远。

多次接触,顾梅朵成功说服了老秀才,从老秀才那里借了本《百家姓》。

顾梅朵让她娘给她做了一个能装下几本书的口袋,弄了个带子挂在脖子上。

只要她出门儿,除了背篓,她还要挎个书袋。书不能放在背篓里,怕背篓里的刺儿刮破了书。

于是村子里,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这样的景象:

一个小男孩儿,戴着小草帽,背着一个背篓,还挎着一个书袋。领着一对双胞胎小男孩。

这是顾梅朵给自己设计的标志形象。一个属于她顾梅朵的标志。

男孩装扮自然是为了去镇子里和上山方便呀,反正村里人都知道她是女孩。

领弟弟可以让娘轻松一下,自己还能教弟弟背书,趁此机会再了解一下这个村子。

戴着草帽是为了遮脸,背着背篓,是为了以后从空间里拿东西有个掩护。

是的,顾梅朵有空间,而且空间特别大。空间里时间是静止的,只能装东西。她最近感觉,空间似乎有变化,她也没在意。

顾梅朵前世是农民出身,父母双亡,作为长姐,十多岁的她带着弟弟妹妹们过日子。

苦过累过,酸甜苦辣都尝过,含辛茹苦,把弟妹们抚养成人,成家立业。她依旧单身,因为怕暴露空间。

空间是偶然机缘下得到的,在她又当爸又当妈的日子里,给了她极大的帮助。

后来日子好过了,又传言末世要来了。她把自己攒的钱,卖房的钱,还有弟妹们孝敬她的钱,都买成生活物资,囤在空间里。

想着如果末世来临,自己和弟妹们也不愁吃喝。

结果,末世没来,她带着空间穿越了。

随身背个背篓,再通过背篓从空间拿东西,就不显得突兀了。

在村里逛的时候,她就把书拿出来。

“小四小五,跟姐姐念哈。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两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随着响起:“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婶子大娘们打趣她:

“朵朵,又教弟弟念书啦。”

“你们家已经有个念书的了,再加上你们三个,你们家这是要出四个秀才呀。”

顾梅朵甜甜地笑着,大声地和大家打招呼。“对呀,我要认很多很多的字,我还要教我哥哥和弟弟认字。我将来要做个厉害的女秀才。”

众人哈哈大笑,对这个开朗活泼的漂亮小姑娘都心存好感。

只是,唉,生在那样的家庭,不知是福是祸。

第6章

顾梅朵认字了,那么她的哥哥弟弟也就可以跟着认字。不管在什么世界,文盲总是吃亏的。

在哥哥弟弟空闲的时候,她便教他们背《三字经》,哪怕字他们不认识,先把句子背会了再说。

她打算以后再教他们一二三四五等数字,简单的加减法,教的时候夹带点私货,教些前世的知识,尽量让哥哥弟弟多学点。

她发现哥哥弟弟智商都很高,尤其是两个弟弟,学得特别快,几乎教了两遍就能记住。

自己是开挂的,能记住很正常,但是两个五岁的小娃能记住,那就真的是天赋很高了。

两娃会读书,就走科举的路子。家里能出个做官的,也不受欺负。

顾梅朵家所在的下泰村,村南有条小河,村东有一座大山,村子可谓是依山傍水。这环境给村民们带来了很大的福利和便利。

农闲的时候,村民们上山砍柴,攒的多了,去四五十里外的县城上去卖。

顾家人多,顾老头儿答应县城的酒楼,给人家送二百捆干柴。因为要得急,所以家里劳动力都上山。

快到交柴火的时间了,顾老大和顾老四这组才砍了三十捆,还差二十捆。

顾老大满不在乎地说:“老四下午没干活,让他补上。”

顾老头看了顾老大一眼,没吱声。

顾老四瞪着大哥,说不出话来。顾梅朵一看老爹的表情就知道,他又被大伯坑了。

顾梅朵拿出棍子,对顾老大说:“大伯,给你一次机会,说真话。”

顾老大看看棍子,不相信顾梅朵敢打他。

“明明就是你爹不干活儿。”

顾梅朵拎起棍子进了大房屋里,把顾老大四岁的小儿子顾春来拎出来,举得高高滴。

顾老大一看,差点儿吓掉了魂儿。

顾梅朵把孩子晃了晃,冷笑道:

“说不说实话?”

孩子以为顾梅朵在和他玩耍,“咯咯”笑着。顾老大的心随着孩子一晃一晃地。

他还是咬咬牙:“就是你爹不干活儿。”

“好!”

顾梅朵把孩子举到眼前,“不要怪姐心狠,是你爹缺德。你爹欺负弟弟,我也学学他。”

说完,随手一抛,孩子呈抛物线状飞了出去。

顾老大急忙喊:“我说,我说真话。”

顾老大媳妇一阵撕心裂肺地嚎叫:“春来,我的儿呀!”直追儿子去了。

顾家其他人不敢动也不敢劝,谁动顾梅朵奔谁来,谁受得了呀?

说时迟那时快,顾梅朵急速跑了几步,一个飞身上前,双手一伸,稳稳接住坠落的孩子。

顾梅朵把孩子扔顾老大怀里,顾老大抖着双手,差点没接住。

顾老头儿的脸阴得能滴出水来,老大这个混账,一会就要交柴火了,还差着二十捆呢。

顾梅朵来到顾老头儿身边,特别温柔地对顾老头说:

“爷爷呀,其实你心里很明白,谁没干活儿是吧?就因为我大堂哥是读书人,你就向着大伯,怕丢了大堂哥的脸,对吧?”

顾老头看了顾梅朵一眼,没说话。

然后顾梅朵厉声喝道:

“你们当初不让我两个哥哥去读书,要不我们四房现在就有两个读书人,他们这么聪明,肯定能考上秀才,绝不会像大哥一样,现在还是个童生。”

“爷爷你明明知道大伯冤枉了我爹,却放任不管,心都偏到天边儿去啦。我爹不是你儿子吗?就因为你的偏心,我大伯,三伯,五叔都可以随便欺负我爹。”

顾梅朵晃晃手里的棍子,“活好干,气难受,天天欺负我们四房,你们这是不想让我们活了?啊?那天我说过了,谁让我不好过,哼哼,我十倍百倍还他!”

冲进顾老头的屋子就是一顿砸。

然后又走到顾老头身边,特温柔地说:

“爷爷,你们合着伙地欺负我爹,我还惯着你们谁?

你看你偏心,我就难受,我难受,我就会让你更难受。现在你满意了吗爷爷?以后你尽管偏心!只要你受-得-了!!

爷爷,你要挺住呀,别晕。你要晕了,我就一把火烧光顾家!”

说完进厨房端上饭菜,叫上哥哥和老爹,回自家屋吃饭去。

老孙氏哆嗦着走出来,哭喊着:

“你个该死的小畜生,我的屋子你也砸,你怎么不去死,上山让老虎叼了你去。”

顾老头拿起一根棍子,对着顾老大一顿好打。然后押着他上山砍柴。

顾梅朵这彪悍的性子,在顾家人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没有人敢再管她的,在顾家她就成了一个最最轻松自在的存在。

每天她带着她那一身行头,拿上斧子锯子上山,遇到粗大挺直的树,伐下来,放空间里,留着以后盖房子用,她准备分家后就盖房子。

她天生神力,伐树很容易。伐树的同时,她还不忘记收集柴火。只要是柴火她就捡,通通放进空间里。

在这个世界生存,柴火是永远都需要的,她的空间足够大,不怕没有地方放。

遇到野鸡野兔,她也不放过。开始的时候没啥准头,打得多了就一打一个准儿了。

他们四房没有钱,要盖房子,奶奶肯定不会出钱。

打些野物,以后盖房子的肉食就有了。

她还经常去河边,看看能不能捞到一些鱼。

最重要的,她为了捡石头,不论是否平整,大块儿小块儿的各种石头,以后盖房子砌院墙,都是要用的。

不上山,不下河的时候,她就带着两个弟弟满村子乱窜。不时地教弟弟背几句书。

小时候原主经常挨饿,所以顾梅朵现在像个七八岁的孩子,比较瘦小,也就没人把她当大孩子看。

满村窜时听了满脑子的各种八卦,回家挑些比较有趣儿的,讲给母亲听,逗母亲开心。

她总感觉母亲陶非不是个一般人,最起码不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听名字就知道。

在原主的印象当中,从来没有去过外公外婆家,陶非顾老四也从来没提过她娘家怎样怎样。是不愿意提,还是有什么苦衷,不得而知。

陶非面容姣好,言谈举止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虽然性格懦弱了一些,但确实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妇。

陶非才29岁,却生生让生活给压迫成三十多岁的样子。

顾梅朵想,等以后生活好了,一定把母亲养得精致丰满些,还原她大家闺秀的风彩。

顾梅朵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分家盖房子,然后做小买卖,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让爹娘能够开心快乐,让哥哥们能够像一个正常的少年郎一样,开怀大笑,让两个弟弟可以上学堂。

只是,想分家,谈何容易。

任重而道远呀。

就在顾梅朵筹划要分家的时候,顾家发生了一件事,倒使得顾梅朵的计划提前实施了。

阅读全文地址

农家小悍妃:带着全家讨生活(顾梅朵向允泽)步千里小说免费阅读_乐逍遥小说网阅读网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617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