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聚缘旭老师20年取名经验分享各位家长;给孩子起名字,据要有一定的内涵,还需要根据孩子的五行属性来命名,喜欢与否取决于个人喜好感悟,传统文化说的给孩子取名的一些言论,也不是完全无道理。下面就来【聚缘旭】老师,详细看看适合孩子的名字有哪些,

文/薛漠北

来源:《南风》杂志【红名单之活人墓】

图片来源:堆糖(侵删)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导语:执念是桎梏每一个人的坟墓,可惜太多人都不懂。

死而复生

当敲门声响起,住在隔壁的张爷爷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后,刘鑫被吓得汗不敢出。她之所以被一个老头儿吓成这样,是因为她刚刚得知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张爷爷在一周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前,刘鑫与张爷爷见过几次面,但按照时间推算,那时的张爷爷就已经死了,因此刘鑫不得不怀疑自己见了鬼。她原以为自己躲在家里会安全一些,想熬过了今晚再想办法,但却没想到隔壁的张爷爷找上门来了。

张爷爷毫无生气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传进了刘鑫的耳朵,刘鑫只觉得寒毛直竖。此刻的她觉得自己坠入了寒冰地狱,浑身发冷,也正是因为浑身发冷,她的脑子也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最近半个月发生的一切。

事情要从一个年前说起。

一年前,刘鑫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她的妈妈在电话的那头要求刘鑫回家发展,还告诉她当地开了一家疗养院,不仅会为亲子提供食宿,还会开工资给入住疗养院的住户。刘鑫的几个小学同学也都跟着妈妈住进了疗养院,日子过得非常惬意。退一步讲,就算刘鑫不同意入住疗养院,她的家庭条件也很好,完全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努力工作。

刘鑫的确无法适应工作后的生活,巨大的压力让她选择了辞职,但她又不想变成啃老族,因此她拒绝了母亲的建议,留在了W市,开始准备考研。她想通过提升学历找到一份高薪工作,但现实却很残酷,她用了一年的时间学习,最终却名落孙山。

在自我怀疑的同时,刘鑫的脑海里有了一个十分强烈的愿望,她想要变聪明,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研究生。就在这个想法出现在脑子里后不久,她收到了一个空快递。

打开快递后,她仿佛受到了指引一般,穿过街道和小巷,来到了那个中介所,并见到了中介所的老板——那个叫八的男人。

八告诉刘鑫,只要买下一套江景房,她今年考研必定成功。

刘鑫认为这是个十分低级的销售骗局,买房与考研不构成任何因果关系,就算她需要安静的环境学习,她可以租一套房子。

认定对方是骗子的刘鑫转身要走,但当她听到房价后,她又停了下来。

因为这个小区的房价实在太低,刘鑫动心了,她向家里要了一笔钱,签下了购买合同。

半个月前刘鑫搬了进来,房子有装修,虽然是简装,但却能满足刘鑫的基本生活需求。

刘鑫搬进来的第一天,隔壁的张爷爷就来跟她打招呼。刘鑫只觉得张爷爷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儿,万万没想到他去世后会阴魂不散缠上自己。

此时敲门上还在继续,张爷爷阴气森森的声音从门外传进刘鑫的耳朵:“咳咳……孩子……开门啊……”

即使刘鑫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但依旧觉得有恐怖的东西躲藏在角落,听见张爷爷的声音的那一刻,她尖叫一声,将被子捂在了头上。

张爷爷并没有坚持敲门,没过多久门外的声音就消失了。但刘鑫的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仿佛有人在她的心脏里有规律地敲打。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这里不干净

刘鑫原本是对鬼神之说抱保留态度的,但最近母校里出了两起命案,两位大四的女生离奇惨死,舌头被凶手割去,至今没有找到,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学校的学生们议论纷纷,都说是鬼魂所为。

现在的刘鑫很害怕。这一夜她理所当然地失眠了。

她给妈妈发视频,但她妈妈却认为她考研失败后压力过大,又旧事重提,建议她回老家。本来想要寻求安慰的刘鑫无话可说,只能给大学室友发视频,但她并没有将自己遇见的诡异事告诉室友,而是跟室友闲聊到了深夜。

天一亮刘鑫就穿好了衣服,准备暂时离开家。但好巧不巧的是,在电梯关闭之前,一个缓慢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听着脚步声,刘鑫慌乱不已。

小区户型一梯三户,刘鑫只见过张爷爷这一个邻居,另外一家究竟有没有住户她并不清楚,此刻她听着脚步声,心里有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猜测……

“快点关!快点关!”因为担心即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张爷爷,刘鑫又急又怕,一边不停地小声嘀咕一边疯狂地关闭按钮。但电梯门就像故意和她作对一样,反应格外迟钝。

脚步声越来越近,刘鑫吓得紧闭了双眼。

闭上眼睛后,刘鑫清晰的听到了更加急促的脚步声,显然,那个人在向她跑来。

刘鑫想睁开眼看一眼,但又实在害怕。她想闭上眼,但又担心张爷爷已经悄无声息地“钻”进了电梯,电梯门关闭后她的处境会更加危险。纠结不已的刘鑫最后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眯着眼睛偷窥电梯外的情况。

此时的电梯门即将关闭,刘鑫通过眼皮之间的缝隙看到了电梯门的缝隙。就在刘鑫准备松一口气时,一双手突然出现,拦住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

“完了!”刘鑫看着那只粗糙干枯的手,整个人仿佛坠梯一般,双腿发软。

“不好意思。”电梯门重新打开后,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刘鑫的面前。

不是张爷爷,模样对不上,性别也对不上。刘鑫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进来的人穿着米黄色的工作服,手上拿着拖把和水桶,她走进电梯后将拖把和水桶放好,而后回头对刘鑫笑了一下。

刘鑫虽然搬来这里有半个月了,但却从未见过保洁员,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与保洁阿姨见面,竟然几乎把自己吓晕。

“你是业主?还是租户?”保洁员没话找话。

刘鑫没想到对方主动跟自己聊天,愣了一下,答道:“业主。”

“哦,怎么想到买这里的房子啦?”

“便宜。”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保洁阿姨突然神秘兮兮地说。

刘鑫在她的语气嗅到了秘密的味道,问道:“什么意思?”

保洁阿姨答非所问:“你自己住啊?”

刘鑫点头。

保洁阿姨继续说:“那我还是劝你快点找个地方暂时安身吧,这里不干净。”

听了保洁阿姨的话,刘鑫打了一个哆嗦。刘鑫还想追问,但电梯已经到了一楼,保洁阿姨拎着水桶走了出去。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新室友

离开小区后,刘鑫直奔学校而去,到了图书馆,她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然而她一想到自己晚上又要回去,便又开始担心起来。

刘鑫翻开书本,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在脑子里乱窜,闹得她根本无心学习。

刘鑫合上书本,开始思考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这个高深的问题。她一直都是迷信的,因此心里十分不安。她决定趁着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赶快回家收拾东西然后搬出来。

刘鑫正要起身往回赶,却又有了新的顾虑。虽然她的住所不太对劲儿,但自从她搬进去之后,她的脑子似乎确实聪明了许多。

刘鑫原本是觉得房价便宜才付全款买了那套房子,但入住几天后她便发现了房子的神奇之处——那个房子似乎有神奇的魔力,它就像个没有生命的脑科专家,把刘鑫的大脑变得更加灵活。

如果搬出去,自己会不会又变成从前那样,花费几个小时都背不下来几个单词?

刘鑫原本觉得自己的状态如果能够一直保持下去,明年一定可以考研成功,但如果现在离开那栋房子,会不会又要白白努力一年?

刘鑫想起了曾经的上司的嘴脸,又想起了母亲的唠叨,她觉得自己如果想要留在W市,就必须提高学历,找一份更好的工作并尽快晋升,而实现这个梦想的途径就是考试。不管是考研还是考公务员,她都需要一个灵活的头脑。

想到这儿,刘鑫又坐下了,决定想个其他办法。

天黑之后,刘鑫带着张美丽一起回家了。

刘鑫在学校贴吧发了合租帖子,室友不需要分担房租或水电,只需要给她壮胆。

刘鑫知道有些迷信的人们会拿着孩子的生辰八字算一算五行缺什么,并通过名字化解命里的不足。名字叫聪明的人通常不太聪明,叫美丽的人一般也都不太美丽。

是的,张美丽并不美丽,身上还散发着垃圾桶的臭味。

刘鑫之所以会在众多报名的女生中选择张美丽,完全是因为她身材最壮硕,能够给刘鑫安全感。

跟着刘鑫回家后,张美丽感叹:“刘鑫,这是你租的房子吗?装修有点差。”

“是我买的,装修是开发商送的,房价不高,所以装修也很简单。”刘鑫实话实说。

“啊,你家条件很好吧。”

刘鑫没有回答张美丽的话,她屏住呼吸,想要建议张美丽洗澡,为了以防张美丽尴尬,她引导张美丽说:“我先去洗个澡,等我洗完你也洗一下吧。”

张美丽立刻拒绝:“不用了,我上个月刚洗完。”

刘鑫无话可说,只能先去卫生间洗漱,并下定决心跟张美丽保持距离。

卫生间里,流水声哗啦啦地响,刘鑫沐浴在热水里,终于安心了不少。

尽管张美丽不太讲卫生,但却是刘鑫的定心丸。

洗完了澡,刘鑫穿着浴衣打开了卫生间的门,那一刻,一股寒气将刘鑫裹挟住,让她打了一个哆嗦,让她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听见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张美丽叫了起来:“她洗完澡啦。”

她?张美丽在跟谁说话?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记者

“你在跟谁说话?”刘鑫走出卫生间,看着客厅的方向问道。

张美丽从客厅的方向跑过来,笑嘻嘻地说:“是隔壁的邻居。”

听了张美丽的话,刘鑫只觉得头皮发麻。张美丽口中的隔壁的邻居多半是张爷爷。

阴魂不散的张爷爷怎么又来了?

刘鑫后退了几步,而后压低声音,表情近乎狰狞地质问:“谁让你擅作主张给别人开门的?”她很想大声发脾气,但却又怕张爷爷听到她的声音,“赶紧把人赶走。”

张美丽一脸糊涂地问:“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发脾气?”

刘鑫不知道怎么告诉张美丽这层楼不干净,她只能找了个借口:“我在洗澡,你怎么能随便给异性开门?老头儿也不行!”

张美丽正要说话,一个女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呃……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刘鑫看着张美丽问:“谁在说话?”

张美丽一脸无辜地说:“隔壁的邻居呀。”顿了顿,“你刚才在说什么呢?什么异性,什么老头儿?如果有异性来敲门,我怎么可能给他开门啊?”

刘鑫这才松了一口气,调整了情绪走到了客厅。

一个短发的女孩局促不安地站在茶几旁,双手不停揉搓着衣摆,看着刘鑫说:“如果不方便的话,我改天再来拜访。”

刘鑫立刻解释道:“不不不,我以为张美丽把异性邀请进来了。”顿了顿,“你是新搬进来的?我之前没见过你?”

短发女孩点头:“嗯,我今天中午才搬过来。”

刘鑫的视线落到了摆在茶几上的小蛋糕,问:“这是你自己做的?”

短发女孩点头:“一份见面礼,不是什么珍贵的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叫杜莎,是一名记者,你呢?”

“刘鑫,学生。”

杜莎继续问:“另外一户有人住吗?我看这个小区入住率不是很高,天黑之后没有几户人家的灯是亮的。”

303是张爷爷家,一想到张爷爷已经死了一周,刘鑫立刻答道:“没人,你不要去拜访张爷爷了。”顿了顿,“我们加个微信吧。”

两个人互加微信后,杜莎离开了刘鑫家。

站在301的门前,杜莎与刘鑫告了别。刘鑫关上门后,杜莎并没有打开301的门,而是走向电梯,直接下了楼。

杜莎走到楼下,上了一辆车。

上车后杜莎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并在excel里记录了刘鑫的住所信息。除了刘鑫之外,表格里还有其他人的信息。

那些人都是这个小区的业主,他们分布在不同单元楼,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经济条件不算太好。

刘鑫算是杜莎所有调查对象中最特殊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杜莎嗅到了大新闻的一个。

刚刚杜莎谎称是刘鑫的邻居,刘鑫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301的业主,并无意间透漏了住在303的人叫张爷爷。

杜莎在来到小区调查之前早就听说这里的楼都是鬼楼,她也从刘鑫当时的反应猜测出刘鑫应该是遇到了什么诡异事。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夜探

为了弄清楚刘鑫究竟经历了什么,杜莎和刘鑫通过微信聊到了很晚,也从刘鑫口中得知了张爷爷的事。

“说实话,我找人陪我一起住就是因为害怕张爷爷再闹个不停。”刘鑫说。

“你确定张爷爷一周前就已经死了吗?”将这段文字发送过去后,杜莎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作为报社最优秀的记者,她要揭开鬼楼的秘密,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那样诡异,她不仅可以挖到一个大新闻,说不定还能登上微博热搜。

刘鑫回复道:“我亲眼看见张爷爷的儿女捧着他的遗像,是他们告诉我的。”

刘鑫紧接着又发来了一条消息:“你信我说的话吗?”

“信。”

“那你怕吗?”

“不怕。”

刘鑫继续说:“我害怕,你能陪我住几天吗?”

“不是有张美丽陪着你吗?”刚刚开始调查的那几天,杜莎确实统计了所有夜晚亮灯的住户的信息,并打听同楼层是否有人,但杜莎并不想和他们有太多的交集。刘鑫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她也不想和刘鑫成为室友。

刘鑫回复道:“我明天就把她赶走。”

紧接着刘鑫继续说:“她身上的气味实在是太大了。”

杜莎以工作太忙为由拒绝了刘鑫,而后直接退出了微信,没有再回复刘鑫的消息。

翌日天黑后,杜莎带着开锁工具再次来到了小区。经过几天的调查,她已经知道了住户的分布情况,因此可以避开住人的房子,撬开空房子一探究竟。

杜莎首先要调查的当然是刘鑫的邻居张爷爷家,她觉得303的张爷爷能够给他惊喜。

带着DV机的杜莎走步梯上了楼,过了二楼,杜莎正要继续向上走,一阵呢喃声从上方传了出来。

杜莎停了下来,仔细听着楼上传来的声音。

两个人的对话缓缓传进了杜莎的耳朵里。

“她羞辱我,我不能放过她。”

“你不怕别人发现吗?”

“不怕,大不了被抓起来。”

“你不怕我怕,我可不想坐牢。”

“我不管,我一定要弄死她。”

听着其中一个人过激的言论,杜莎的好奇心立刻被勾了起来。原本打算通过楼梯来到三楼,撬开张爷爷家的门一探究竟的她突然好奇起来。

杜莎举着DV机,轻手轻脚地向上走,试图在黑暗中录下说话的两个人的脸。

三楼的门口处,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杜莎的DV里,但她却没有看见另一个人。

就在杜莎准备继续向上走,看一看另一个人藏在哪里时,她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

当杜莎重新站好后,却发现一张大脸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你都听见了?”黑暗中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杜莎,语气低沉地质问道……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误会

刘鑫拉开窗帘,沐浴着阳光伸了个懒腰。

因为张美丽实在太臭了,刘鑫不想和“垃圾桶”住在一起,终于还是提出了更换室友。张美丽当然不太高兴,刘鑫只能实话实说,坦言自己觉得她不讲卫生。张美丽很生气,但也没办法继续赖在这里不走。

虽然刘鑫的新室友不如张美丽强壮,但颇有几分“男子气概”,刘鑫觉得跟她住在一起,阳气会重一些。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这一夜刘鑫睡得很安稳。

洗漱完毕后,她将书本装进书包,准备去学校图书馆复习功课。

刘鑫前脚刚一迈出门,她的视线就落到了站在门外的人身上。

门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停了两天的张爷爷。

此时的张爷爷见了刘鑫立刻问:“咳咳,孩子?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沙哑无比,仿佛干枯的树枝划过地面。

刘鑫并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张爷爷的冤魂会出来作祟,因此她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当她反应过来,准备关好门时,张爷爷已经用脚抵住了门。

刘鑫大声向新室友求助,但新室友还没出现,张爷爷已经从门缝挤了进来。

刘鑫看着张爷爷,只能一步一步后退。

“孩子?你到底怎么了?”张爷爷的脸上是一副关切的表情,但在刘鑫看来,张爷爷早就不是阳间人。

新室友听到刘鑫的叫喊声,一边擦着短发一边走出卫生间。

刘鑫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直接跑到了新室友身边,并躲在了她身后。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新室友不认识张爷爷,但也没有给张爷爷好脸色。

张爷爷看着刘鑫这副样子,恍然大悟,幽幽道:“孩子,你是不是见过我的家人?”

刘鑫点头。

张爷爷继续问:“他们说我已经死了?”

刘鑫继续点头。

张爷爷松了一口气,答道:“怪不得……咳咳……”他话锋一转,“这是个误会。”

张爷爷向前走了两步,刘鑫像是举盾牌一样将新室友的肩膀仅仅捏住,将其挡在自己面前。

张爷爷伸出手:“你来看看,爷爷有温度,不是死人,更不是鬼,别怕。”

刘鑫的新室友实在是受不了了,她挣脱了刘鑫的双手,大跨步走到张爷爷身边,伸手摸了摸张爷爷的手,而后回头对刘鑫说:“有温度。”

尽管新室友替自己做了验证,但刘鑫仍旧心有余悸。

张爷爷不想强迫刘鑫,他收回手继续说:“我昨晚听到走廊里有声音,好像有人在大叫,不会是你吧?”

刘鑫摇头:“不是。”

张爷爷点了点头,嘱咐刘鑫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找他帮忙,而后便离开了302。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杀意

张爷爷走后,刘鑫反复跟新室友确认了好几遍张爷爷是否有体温,以至于她的新室友开始怀疑她脑子不太正常。

刘鑫担心新室友会搬走,便及时住了嘴。

刘鑫不想亲自求证,更没想过自己会遇到麻烦并有求于张爷爷。

这天刘鑫离开图书馆时天已经黑了。

走进小区,新室友看着小区里黑漆漆的窗户问:“这个小区入住率似乎不算太高。”

刘鑫答道:“反正我除了张爷爷,没见过别人。”

新室友今天将小区的名字键入了搜索引擎,关联词都是鬼楼、闹鬼这样的字眼,她不知道该不该跟刘鑫提起这个话题。

刘鑫突然神经质地回过头,看着黑漆漆的身后。

“咳咳,怎么了?”

“好像有人跟在我们身后。”刘鑫并没看见任何人,她只是有这种直觉,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但女人的知觉通常都很准。

两个人站在原地看了好半天,并没有看见任何人。

刘鑫这才不甘心的回过头,走进了单元门。

回到家后,刘鑫立刻去了卫生间。

刘鑫的新室友正要登录游戏休闲一会儿,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谁呀?”卫生间里的刘鑫听到敲门声后立刻警惕起来。

门外的人似乎跟刘鑫心有灵犀,简短地开口:“是我,杜莎。”

“她说她叫杜莎。”刘鑫的室友传话,她得到了刘鑫的指示后,打开了门。紧接着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她看着眼前这位体型壮硕的女生微微皱眉,“进来吧。”

刘鑫离开洗手间之前手机响了起来,她打开手机,发现是杜莎发来的微信。

“小心张美丽,不要给她开门。”

杜莎已经在客厅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发一条这样莫名其妙的微信?刘鑫没多想,洗完手后直接离开了卫生间。她正要跟杜莎打招呼,但当她看见坐在沙发上瞪着她的人不是杜莎而是张美丽时,她愣了一下。

“怎么是你?”

张美丽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我来给你壮胆。”

此时的刘鑫感觉张美丽才是阴魂不散的那个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也愈发像是肉类腐烂的味道。

刘鑫感觉张美丽是在挑衅自己,因此没给张美丽好脸色:“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要休息了,你现在走还能打到出租车。”

张美丽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现在天已经很黑了,我害怕。”

“那你是什么意思?”刘鑫只是讨厌张美丽,却并不怕她,就算张美丽想找她麻烦,她身边还有一个帮手,退一步来讲,她还可以找隔壁的张大爷帮忙。

“留我在这住一晚吧。”张美丽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刘鑫感到了不适。

“不行,没有你住的地方。”刘鑫十分不客气地说。

“算了算了,现在天已经很黑了,要不留她在这里住一晚,睡在沙发上吧。”

刘鑫正要拒绝室友的提议,但张美丽却在她之前开了口:“不,我要和你们住在一起。”

刘鑫怕鬼,但不怕人,此时的她已经被张美丽激怒了,她三两步走到张美丽身边,抓住张美丽的手腕就要把她往外拖。

张美丽轻松翻身,将刘鑫压在了身下,而后另一只手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张美丽眼里流露出了杀意:“我要把你的舌头割下来,这样你就不能说我臭了。”

与此同时,一块臭烘烘的烂肉被带了出来掉到了地上——那是一条已经开始腐烂的舌头。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进退维谷

张美丽的一双大手掐着刘鑫的脖子,几乎要把她的脖子折断。

就在刘鑫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时,她的新室友举着椅子朝着张美丽砸了下来。

椅子落到了张美丽的背上,张美丽疼得呲牙咧嘴,手上的力气也减轻了不少。

就在刘鑫的新室友再次举起椅子准备袭击张美丽时,张美丽放开了刘鑫,而后侧身躲到了一旁。紧接着她像一只猎豹,直接扑向了敌人,并将其扑倒在地。

刘鑫紧靠着沙发,气喘吁吁地看着正在挥拳殴打自己室友的张美丽,大脑一片空白。

此时敲门声响起,张爷爷嘶哑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孩子,没事吧?”

刘鑫这才回过了神,她看了一眼正在用一种渴求的眼神看着她的室友,满怀歉意地摇了摇头,表达完自己虚伪的歉意后直接跑了出去。扶住险些被自己撞倒的张爷爷,她立刻将门关了上。

“打架了?”张爷爷站稳后问。

刘鑫将头摇成了波浪滚,没有解释,而是扶着张爷爷跑回了303。将门关好后,刘鑫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她想到被张美丽压在身下的室友,开始自责起来。她翻找手机想要报警,却发现手机掉在了自己家里。

刘鑫看着一脸茫然的张爷爷,心急如焚地说:“手机!我要手机!座机也行!”

张爷爷摇头,继续问:“没有啊,到底怎么了孩子?”

刘鑫正要说话,视线却越过张爷爷,落到了他身后的遗照上。

张爷爷家的客厅俨然成了灵堂,一张桌子抵着墙壁,遗照立在桌子上,照片前放着几盘水果。

张爷爷站在自己的遗照前看着刘鑫,画面极其诡异。

张爷爷似乎看透了刘鑫的心思,解释道:“孩子们不想麻烦,所以先立了令堂,我住在这,其实就是在等死。”

刘鑫想开门跑出去,但此时走廊里已经传来了关门的声音,而后她听到了脚步声。虽然看不到走廊里的情况,但她可以猜测到有人离开了她的家,正站在303室门前。

此时的刘鑫进退维谷,但她依旧没有打开门。

两权相害取其轻,张美丽是个杀人变态,和张爷爷比,她明显要危险许多。就算张爷爷真的早就死了,他生前也是个好人,而张美丽显然不是。

急促的敲门声突兀的响起,刘鑫又被吓了一跳。没等她平静下来,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求救声。

“放我进去,救救我……”

刘鑫只能从那声音中听出对方此刻很恐惧,并不能听出对方是谁。她将眼睛贴在猫眼上向外看,看见了被猫眼放大的室友的脸。此时她的室友脸上挂了彩,正一边侧头看着302的方向一边急促的敲门。

刘鑫想起了“江歌案”中的刘鑫。她叫刘鑫,但不是那个刘鑫,她不会将救命恩人关在门外。

刘鑫来不及多想,立刻打开了门,但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她立刻后悔了,她的室友确实站在窗外,但她的室友身后藏着另一个人。

门开之后,张美丽歪了一下头,将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脸从刘鑫室友的脑袋后露了出来。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活人的坟墓

张美丽将手上晕倒的人扔到了一边,十分暴力地拉开了门,而后挤了进去。

张美丽看着刘鑫,突然怒气冲冲地质问道:“我要把你的舌头割下来,这样你就像她们一样,再也不能说我臭了。”

刘鑫这才想起母校近期发生的两起凶杀案,被害人的舌头都被凶手割了下去。

拿着水果刀的张美丽表情突然变换,用左手握住右手的手腕大喊起来:“快跑!我帮你拦住她!”

刘鑫一脸糊涂。

张美丽突然又变回了刚刚的那副表情,恶狠狠地说:“我不会让你跑的!”

紧接着,她像是唱戏一样再次变脸,用十分焦急的语气对着刘鑫喊:“快走啊,我不想跟她一起坐牢。”

刘鑫试探性地向前走了几步。

“快跑!我要控制不住这具身体了!”此时的张美丽一脸正气。

刘鑫咽了口唾沫,准备跑出去,但没等迈出门口,一双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抓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张美丽。

此时的张美丽又变成了那副阴气森森的样子,用一种十分可怕的眼神看着刘鑫:“我都来给你壮胆了,你怎么总想要跑呢?”

刘鑫只觉得双腿发软,就在她觉得自己要像那两个大四女生被张美丽割掉舌头时,手拿果盘的张爷爷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对准张美丽的脑袋砸了下去。

发现生机的刘鑫挣脱了张美丽的手,直接跑了出去。她没有时间等电梯,而是直接通过楼梯向下跑。

刚刚跑到楼梯口,她就看见了正拿着DV的杜莎。

两个人对视了一秒,十分有默契地一同向楼下跑去。

刘鑫和杜莎跑下楼后不久就遇到了警察。

昨晚杜莎发现了精神分裂的张美丽的计划,她从张美丽手中逃脱之后,没有立刻提醒刘鑫。

今晚她在车子里亲眼看着张美丽尾随刘鑫上了楼,既想挖掘到大新闻又不想看见刘鑫出事的她才发了一条微信,之后她便躲在三楼用DV记录一切。当她听到争执声后,她报了警。

杜莎无意中帮助警察抓获了校园割舌案的真凶,并通过张爷爷得知了有关这个小区闹鬼的真相。

由于墓地价格昂贵,很多人在房价低的小区买房存放骨灰,这便是有关这个小区不干净的真相。

张爷爷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住在国外的儿女知道他身体一直不好,随时可能会死,担心无法及时赶回来的他们提前将张爷爷送到了这里,并把家里布置成了灵堂,以此彰显自己虚伪的孝心。

杜莎同时挖掘出两条爆炸性新闻,受到了一笔奖励。而刘鑫通过这件事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死了,有些人在等死,就算张爷爷短时间内不会病死她也不会得到儿女的关爱。她其实和等死的张爷爷一样,考研就是困住她的四面墙壁,就算她考上了研究生,也许也不会得到不属于她的那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刘鑫没有离开W市,而是留在当地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决定从基层做起。

此时的中介所里,八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将刘鑫的名字从电脑中删掉。刘鑫没有迷失在自己的执念了,她做了正确的选择。

执念是桎梏每一个人的坟墓,可惜太多人都不懂。

END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南风》

2022年 第六期

—— 全新上市 ——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本期推荐

文笔细腻的新作

《春风辞旧曲》

作者:云深

文章节选:

碎玉头上的梨花色银锭在烛火的辉映下潋滟非常,宋宸不禁被某些尘封已经的回忆慌了神。

他记得她总是缠着他听她新学的曲子,她最喜欢唱那曲《牡丹亭》,扮杜丽娘却不喜欢常用的点翠行头,总是别着梨花色银锭。

回忆如潮水般袭来,他以为他把回忆隐埋在深渊,便可忘却不再贪念,可一旦想起,那锥心刺骨的伤痛和回忆好像还在昨日。

他望着长安街上的烟雨朦胧,好像七年前的那一个晚上也是雨夜,大雨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地倾泻而下,他跪在皇宫外已经一天一夜。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生辰八字五行不缺的人命好吗(生辰八字不缺五行的人好不好)

声明:本文为 聚缘旭 编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删除!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411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