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美c226碳粉型号柯美c308碳粉型号

1

爨底下村人(户主及子女)全姓韩。相传是明代由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移民而来,原村址在村西北老坟处,后因山洪暴发,将整个村庄摧毁。只有一对青年男女,外出幸免于难。为延续韩族后代,二人以推磨为媒而成婚,落脚于此。爨底下村怎么发达起来的?就是因清朝时韩守德替康熙皇帝到五台山出家,康熙皇帝给了韩家小黄旗,如丹书铁券一样,可传代,皆免税,走到哪都认。朝廷的这项特殊政策,爨底下人组织了精干的驮队,将内蒙古的皮毛、京西的煤炭及各种山货运往皇城,又运回城里的各种物品,沿途贩卖。就这样,只有十几户人家的爨底下村迅速富裕起来。于是,家家大兴土木,原来的土房茅屋渐渐被砖瓦构筑的四合院取代。整齐的村落,藏在大山深处,古风古貌,一直保留至今。

高丽萍改名字为窦小娥,形体发福,真的让人难以认出她原来的面目。村里给她上了户籍,在这个富裕的财主家,过起了相对悠闲的日子。这里,山清水秀,河沟里盛产鲤鱼鲫鱼,韩家做的侉炖鱼更是一绝,让爱吃鱼的她,乐不思蜀。再加上韩四爷城里有买卖,每次进城都带上她,不是在哈德门饭店就是六国饭店吃西餐,吃大餐,让她这个隐居生活丰富多彩,档次很高。不过,每次进城,她都要到前门火车站广告牌前站一会儿,看看有没有辜梁贴出的便条,心里惦念这个无情郎是否安好,是否暴露被抓。每次,都是韩四爷催促她,“别磨叽了,该走了。在这瞎耽误功夫干啥?”

“让我再看一会儿!我就喜欢看人间悲欢离合,看人间冷暖,你看,有丢东西的,有找人的,有家里死人告知的,什么事都有,越看越有意思。” 窦小娥说。

韩四爷说:“那我还不如给你订一份北平晚报呢,里面的新闻更多。没想到你还这么八卦,对这些事感兴趣。”

窦小娥说:“我才不要报纸呢,读着累。看广告牌,好玩,不累。你会跳舞吗?我们去跳舞?六国饭店的舞厅倍儿棒,漂亮的没治了!”

韩四爷说:“不会跳舞,男的女的搂在一起,还不如回家炕上搂着老婆,想搂多紧就搂多紧!”

窦小娥失望地说:“瞧你农民那点揍性,代沟啊!两代人的差距,没共同语言,没共同爱好!”

韩四爷说:“是你上赶着要嫁我的,可不是我逼你的。农民可不是就这点揍性,老婆孩子热炕头,除了这,就没啥了。走吧,回家吧!”

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爨底下的“爨”字,共有三十笔,发cuàn音,为了方便记忆可拆开说:兴字头,林字腰、大字下面加火烧,大火烧林,越烧越兴旺。

可是土地改革开始了,韩财主的土地要充公,分给没有土地的农民,除保留一套房产外,三个老婆,必须走掉两个。新社会提倡一夫一妻,许多穷人打光棍,一个老婆都娶不起,这个地主左拥右抱,有三个老婆,这是不允许的。

大老婆是个小脚女人,原配,从邻村神堂峪16岁就嫁过来,如今50多岁了,贤惠善良,给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闺女。理所应当留下来。况且,娘家是神堂峪村胡地主,更是恶霸。一解放,就被受剥削受压迫的“穷棒子”批斗时给乱石砸死了。娘家已经没人了,没地方可去。二老婆姓徐,是骚子营徐大马棒小老婆生的庶出小姐,杨柳杏花,嫁过来后,经常趁韩四爷不在家,和当村一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眉来眼去,后来情浓意厚,难免“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爨底下村的南坡上有一座娘娘庙,供奉天仙圣母娘娘,天仙圣母娘娘是妇女和儿童的保护神,民间认为她法力无边,无所不能,有求必应,因而香火极盛。爨底下村有“转娘娘驾”的习俗,娘娘神像用木头雕成,端坐在木质神龛内。娘娘驾由村中各位香头轮流在家中供奉,每家供一年。香头家要腾出一间干净的屋子,专门用于供奉娘娘神驾,一天三叩首,早晚一炉香。可是一天,大老婆在家里腾出来的这间净室给娘娘神像上香的时候,听到布帘后传来“哼叽哼叽”男女忘情的呻吟声音。打开帘子发现徐二奶正和小伙子高潮迭起,忘乎所以。自然,大老婆告诉了韩四爷。这个韩四爷本想把这两个给他戴绿帽的活活打死,但是,被慈善心肠的大老婆制止了。慈悲为怀,得饶人处且饶人。就痛骂了一顿,不了了之了。如今,徐二奶,自然名正言顺地离开了韩四爷家,嫁给了浓眉大眼的韩姓小伙子,有情人终成眷属。

土改中,一般恶霸要被游街批斗的。韩四爷虽然是地主,但不是恶霸,和村民结怨不多,特别是有一位慈祥的大老婆,干了许多慈善仁义之事,村民有口皆碑。他属于仁义地主,没有被批斗游街。但是,必须面临抉择,剩下的两个媳妇,必须再走一个。

俗话说,男人爱后妇,女子重前夫。年轻充满活力的“窦小娥”,让韩四爷神魂颠倒,肯定离不开。而大老婆,他又不能舍,怎么办?天下事难不倒有钱人。韩四爷,在河北还有落脚点,在河北涿鹿拥有油坊、粉坊、酒坊和庄园,在北京城拥有钱庄、地产、当铺和宅院。他的商号叫做“瑞庆堂”,生意兴隆,日进斗金。所以,在河北涿鹿给田小娥和自己弄了一套结婚证。两处为家,两处都有老婆。那时户口管理不严,没有人查韩四爷的重婚罪,所以,隐姓埋名的“窦小娥”依旧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还似乎“洗白”了,她对河北涿鹿人说,娘家是房山窦店的,父亲姓窦,是贫农。就这样,一个杀人很多的中统女少校高丽萍销声匿迹了。改头换面,成为了平津冀商业成功人士韩四爷的夫人——“窦小娥”。

2

市公安局内部的大排查开始了,人人要填表,每个人履历必须严丝合缝,连一个月的空白也不许有。辜梁不愧是高手,履历造得天衣无缝,令政审人员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高峰、乔剑、赵万刚等在所有自首特务中仔细寻找高丽萍(惠英子)、李慧等人的下落。陈雨露的上线是高丽萍,那么高丽萍的上线是谁?而高丽萍的消失,让这条线断了。国民党代号“秃鹰”的在哪里?谁是“秃鹰”?

辜梁想要表现自己,什么活都抢着干,扫院子,打扫厕所,甚至到厨房去帮厨。洗菜、摘菜,切菜,刷锅洗碗,赢得一片好评。他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乔剑拿着辜梁的入党申请书说:“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这就好,说明你的政治立场有了明显转变,但是,工作不是靠扫院子扫厕所就有业绩的。你的本职工作是破案,破不了大案子,就不可能立功。你看看,赵万刚和你同时入的市局,他的进步多快,立大功,授大奖。你要向他看齐,不然,你这个副科长,真坐不稳了。”

辜梁说:“我虚心学习,以后他破什么案子,我都跟着,从学徒做起。放下身段,跟他学。”

乔剑说:“这个态度好,我看也是,你一定要好好向赵万刚学一学。”

正在这时,高峰拿来一个案子,说:“乔剑,你安排一下,看看让谁负责。”

乔剑拿过材料一看,说:“让赵万刚负责,辜梁配合!”

说完,让辜梁把赵万刚找来,然后宣布任务:“应谢士炎将军家属的请求,一定要抓到杀害谢士炎将军的凶手,王心平。这个任务由赵万刚负责,辜梁配合。请务必完成,这是上级交办的任务。你们俩都是北平人。北平地界熟悉,有些人也熟悉。对完成任务有信心没有?”

辜梁和赵万刚立正大声回答:“有信心!保证完成任务!”

谢士炎是谁?谢士炎,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陆军少将作战处长。1912年2月19日生于湖南省双峰县荷叶镇双江村厚堂冲。1937年夏,谢士炎在陆军大学毕业,正逢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目睹国土沦丧、民众惨遭日寇杀戮的情景,义愤填膺,慨然请战。他赴浙江出任第三战区步兵团团长,仅率1个团的兵力,将日军1个旅团击溃,歼敌2000余人,击毙敌旅团长,取得了衢州战役的胜利,深得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赏识,誉其为“壮年有为,能文善武”的一员战将,并以战功任他为少将参谋处长。成为被社会各界广泛赞誉“风华正茂,文武双全”的风云人物。内战期间,他目睹了国民党的贪污腐败,心向共产主义。1947年2月,谢士炎由叶剑英等介绍,经中共中央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化名谢纵天,成为中共在国民党高级军事机关的地下情报骨干,为华北、华东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受到中共中央多次通电嘉奖。

王心平是谁?此人是国民党军统北平保密局电讯室的一名普通特工,作为军统中微不足道的小中尉,在1947年秋的一个晚上,闲极无聊,到办公室打发时光。随手打开了机器,却不想测听中共北平秘密电台。王心平歪打正着,无心插柳,喜出望外,拨通了军统北平站站长黄天迈的电话。黄天迈把消息传递到军统南京本部的毛人凤手中。毛人凤大喜,他早已探知北平城内有着共产党的一个巨大情报机构,只是一直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马上派军统中最厉害的电讯专家赵容德赴北平。用美国先进的侦测车,探测到东四牌楼附近的一片民居有电波信号源发出。为了搞准确切位置,派出了飞檐走壁高手“赛狸猫段云鹏,暗中观察有哪些人家在凌晨亮灯。锁定目标后,军统特务们破门而入,抓捕了发报员和中共北平地下电台负责人李正宣。禁不住威逼利诱,李正宣变节,供出了谢士炎将军等中共地下党400多人,暴露了在上海、北平、重庆、川东、保定等上百所秘密站点。导致,大批中共秘密党员被敌人抓获,中共地下战线遭受的解放战争时期的最大一次破坏。而立大功的王心平得到毛人凤的重奖,职务连升三级,成为中校。

谢士炎将军被捕,甚至惊动了蒋介石,不敢相信是事实。派与谢士炎交往密切的好友劝降。谢士炎不为所动。敌人改为用严刑拷打,他坚贞不屈。1948年9月19日,谢士炎被带到刑场。

行刑的敌人喊到:“死囚,跪下来!”

谢士炎啐了敌人一口,厉声怒斥道:”共产党人顶天立地,休想让我们跪下!”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面对敌人的枪口,谢士炎高喊道:“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反动派!”

敌人射出一排子弹,谢士炎将军英勇牺牲!收尸的家属从将军的裤袋里有着一张染满血迹的纸条,上面写到:“人生自古谁无死,何况男儿失意时。多少头颅多少血,续成民主自由诗!”

那么上哪去找王心平?辜梁说,“查户籍,一定能查出来。”而赵万刚在大脑中迅速回忆起南郊粮库纵火案中的刘大星曾说过和王心平住过邻居。于是,二人分工,由辜梁去查找户籍,由赵万刚去查找刘大星的住址。苇子湾胡同2号。通过走访邻居,打听到王心平的原配刘菊花就住在四合院的正房,不过,一年前,她和王心平离婚,房产本来就是刘菊花娘家的陪嫁,所以,王心平净身出户。

赵万刚拜访了刘菊花。正房里,身材微胖、个子不矮的刘菊花,穿着睡衣,她正在一边骂着前夫一边和几个女友闺蜜在家中打麻将。听说是公安要问王心平搬哪里去了。她停下手中的麻将站起身来瞪着丹凤眼骂道:“那个杂种操的,侦破了共产党的电台,立大功后,拿到赏金20根金条,就把老娘甩了。他原本就是窝囊废,屎壳郎变季鸟——一步登天,灶王爷放屁——神气噔噔,娶了一个窑姐。你去窑子里问问。清音小班!那个窑姐叫什么来着?”

打麻将的几个姐妹齐声说:“翠花!”

赵万刚本想再问一些有关王心平的细节,可是这个脾气大的北平大妞不耐烦地说:“别再跟我提前夫,那个杂种王八蛋,我一个字也不想再提他。这个挨千刀的,老娘我当初怎么就没把他阉割了!想想都后悔!”

她的话,引得几个闺蜜哈哈大笑,笑声振动得从房顶上落下尘土来。

赵万刚自觉得没趣。就出了院子。本想去前门外八大胡同。但是一想,那里是脏地,别逮不到狐狸惹一身骚。想到,找从良的妓女,这个就必须找懂这一行的人。

于是,赵万刚发动刘智魁等收破烂大军,四处打探。很快有了线索。翠花,原是八大胡同清音小班买来的丫头,后来学习琴棋书画,天资聪颖,一学就会,从而在所有丫头中脱颖而出,成为陪客的“三娇”之一。

王心平在没有飞黄腾达之前,没有钱逛窑子。一旦飞黄腾达,有了奖励的20根金条,还有一些商界企业界人士巴结他,攒局萃华楼庆贺,集体赠送他两块金砖。春风得意的他,立马就嘚瑟起来,来到清音小班,问:“谁要从良,我带来两大块金砖,当场赎身,给我当夫人去!”他把两块金砖往桌子上一拍,竟然力度大得把八仙桌拍得散了架。这帮小丫头吓了一跳,当明白什么回事后,立刻眉开眼笑地排成一排让他挑。这一排丫头中,各个如花似玉,只有娇美的翠花,无动于衷,不拿正眼夹他。他偏偏挑中了翠花。

老板娘不放人,说“这是我的三娇之一,两块金砖就打发了?再加5根金条!不然,别想领回家去!”

王心平说:“说话算话?如果不算话,老子的枪可不是吃素的。”当即又拿出五根金条,同时还掏出了手枪。老板娘就没再提出额外条件,让他把人领走了。而当时拉黄包车的张三,透露给刘智魁,那天他从八大胡同拉翠花和王心平到广济寺旁边的一套四合院下的车。

这个线索非常重要。赵万刚和公安干警来到广济寺旁边的胡同,走访群众。得知,在帝王庙胡同2号,曾住着一位妖艳的女子和一个自称张老板的男人。平时,院门紧闭。晚上,这两口子经常外出看戏、上大饭店吃饭消费,阔绰得很。

但是,赵万刚敲开门,发现里面住的是一群戏班子的人,告诉说昨天晚上才搬进来的,原来的房主把房子转手,搬走了。问搬到哪去了?戏班子老板出来说:“实在抱歉,我没问人家搬哪里去了。忙着收拾屋子。”线索就这么断了。

而辜梁通过查户籍,发现全市有24个叫王心平的男性,在年龄在35~36岁之间的寻找,有7个,而前妻子叫刘菊花的,只有一个,后来这个王心平户口就销户了。他对赵万刚说,王心平不是隐姓埋名藏起来,就是飞台湾了。他发现赵万刚那边线索也断了,很是失望。他本想借赵万刚的光,破一个案子立功受奖,改变业绩是一片空白的纪录,没想到并不那么顺利,立功似乎无望。他揶揄地说:“哎呦呦,你这个明星大侦探怎么也河里赶大车—没辙了?土地爷掏耳朵——崴泥了?耗子爬花椒树——麻爪了?这可怎么好?”

赵万刚说:“我就是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根钉子。我不是什么大明星大侦探,事情都是集体做的,功劳归集体。我只相信,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依靠人民,相信人民,就能够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王心平这个特务一定会被抓到!”

3

其实,北平和平解放后,军统中校王心平,没有登上飞往台湾的最后一班飞机,一是为窑姐翠花赎身后,剩下的15根金条不够买飞机票的,二是在台湾没背景也混不下去。只好隐姓埋名,隐藏了下来。好在原中统北平站站长黄天迈记起来在北平还有一个歪打正着的王心平,说不定这个无心插柳的小卒子过河会起大作用。于是,就派人联系上了,毛人凤当即决断,启用这个专门会歪打正着的棋子。得知随着张荫梧被抓获,失去了很多地下联络点和电台,王心平与台湾的联系中断了,急需新的电台,就派一个电报员,协助王心平。

此时的王心平,已经改名为张金山,摇身一变,身份是北平福特汽车行老板。原面部右下巴有一颗黑痣,通过美容技术,去掉了。还把耷拉的眼袋拉平了,看上去年轻了十岁,20多岁。自从他飞黄腾达后,早已和整日骂他看不起他的老婆离婚,娶了一位从良的窑姐翠花,日子过得挺舒坦。他曾住在广济寺旁边的一套四合院。但是广济寺是中国佛教协会所在地,常有党政高官来视察参观。这附近隔三差五就有公安人员借查户口来排查隐藏的特务和刺客。居委会小脚老太太更是厉害,不断追问他和翠花过去的历史。怕露馅,他就匆匆搬家走了。在金鱼胡同2号落脚。

而他原来老婆的大哥,名叫刘大鹏,是这家福特汽车行刚应聘来的业务能手。外号“刘大拿”——汽车上的任何问题,他一听声音,就能准确判断出来,维修技术顶呱呱,是车行离不开的业务骨干。而他见到这个新老板张金山,怎么看怎么像原来的小舅子,说话也像,走路也像,只不过是脸上的黑痣消失了,额头上抬头纹和眼袋消失了。因为他原来的小舅子,口吃,凡遇到“开”这个音,一定要“开、开、开”几次,才能接上下文。最著名的笑话是,有一次过年,妹妹和妹夫来大舅哥家拜年,妹妹说:“我家这个窝囊废,挣不来三瓜俩枣,只给哥嫂买一盒京八件点心。别嫌少。”刘大鹏招呼他们进屋。刘大鹏养的金鱼,鱼缸里水不多了,该换水了。王心平主动帮助干活说,“大舅哥,鱼儿离不开、开、开水,我来帮你换水!”说完,屋子里的人都笑喷了。刘大鹏说:“别介,鱼在开水里还活得了吗?还不都烫熟了!”

刘大鹏注意到,这个张金山老板,一说开车,一定要“开、开、开车”,把开字在嘴里拌蒜。所以,顿生疑窦。

这天,汽车维修公司又来了一个新老板助手,名叫孙小飞,才20岁去头,对汽车维修业务一窍不通,却在把料房的小屋子占住,整日关在里面不出来。但是传出来滴滴哒哒的声音。老板张金山对伙计说,这个助手是无线电专家,汽车上的无线电坏了,他能修。

可是,一辆待修理的福特小轿车,正是收音机坏了。“刘大拿”故意说:“张老板,这台车的无线电问题复杂,我修不了。你让新来的无线电专家露一手吧!”可是这个所谓的无线电专家,根本不出来,不理这个茬儿。

张金山老板对刘大鹏说:“别捣乱,该你修的活,你就修,修不了,就他妈的滚一边去,请人来修。再兹毛炸刺,老子就开、开、开除你!”

刘大鹏火了:“你骂谁他妈的?你他妈的!敢开除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还真不想干了。别的公司早就请我去,工资比你这高一倍!”说完,他甩手离开了车行。张金山也正希望这个前大舅哥离开,以免被他看出马脚,就没有挽留。

但是,刘大鹏一边愤愤不平,一边觉得不对,就向北平市公安局报告。

公安局接到举报,特别是对滴滴哒哒的声音这个线索,十分警觉。马山派赵万刚带两位公安干警前来搜查。

但是,刘大鹏前脚离开了车行,张金山就发觉这个前大舅哥一定看出来什么,一定会去举报或找公安来,报复开除他的“一箭之仇”。于是,赶紧让那个孙小飞带着电台转移了。他自己,也以外出联系业务为名,撩丫子——颠儿了。

赵万刚和公安干警里里外外搜查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找到刘大鹏本人,刘大鹏气愤地说:“收音机调台,偶尔会调到个别频率出现滴滴哒哒的声音,但总出现滴滴哒哒的声音,肯定不是调台收音机!我是汽车技术工人,连这个都听不出来,还怎么混饭吃?小屋面前有一个架子,上面缠着铜丝,一直到屋顶,俨然就是电台天线!至于张老板口吃,说话和我前小舅子王心平那叫一个像!就是外貌上年轻了十多岁,下巴没有了黑痣,我不相信,我看走眼,认错人了。”

原来这个孙小飞,名叫余青,系蒋氏“国防部”二厅刚刚派来的电台台长,辅佐王心平,兼任华北督导组北平潜伏副组长和电台译电员之职。余青是精通无线电业务的人才,旷世少有。他只身来大陆,什么也没有带,而是利用福特汽车行的无线电零件,七拼八凑,组成出一部电台来。

赵万刚和公安干警走访了许多人,得知和这家汽车公司有业务往来的有汽车配件城,在西郊公主坟一带。于是,和辜梁分工合作,让辜梁继续查找户籍张金山和妻子万翠花,赵万刚带人走访汽车配件城。

公主坟位于复兴门外,历史上称王佐村,清末改称苑家村,日伪时期改称公主坟。公主坟这个地方有清朝清仁宗嘉庆皇帝的两个公主的陵墓。那里树荫参天,在通向石景山的路两旁,有汽车配件店铺,一家接一家,还有马掌铺、铁匠铺和棺材铺、花圈纸钱铺子等等。大多和交通、殡葬也有关。

赵万刚和干警走访了多家汽车配件店铺,有一家齐计汽车配件的伙计说:“张金山老板刚才来过,转了一圈啥也没买就走了。这和他以前来采买总是进货不一样。”

赵万刚问:“他怎么来的?开车还是乘黄包车?”

伙计说:“开一辆福特轿车,车牌号:平0498。”

赵万刚联系辜梁,马上查找0498福特牌轿车的下落。特别是发动全市交通警察和各街道居委会,依靠人民群众,挖出王心平来!那时候,全市小轿车很少,福特牌轿车更少。线索越来越缩小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金鱼胡同居委会反映刚搬来一户,2号院,夫妇俩,出入有一辆福特牌轿车。车牌号0498。赵万刚和辜梁目标明确后,于是,在院落四周埋伏好干警。辜梁前去敲门,待院门开启,辜梁和赵万刚带领干警冲了进去,活捉了王心平。王心平狡辩说:“我叫张金山,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军统,是商人!”干警在房间里没有搜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妻子翠花什么话也没有说,却用手指了指脚下的一块方砖。

公安干警在方砖下搜出了手枪和他的军官证,军统中校军衔。还搜出了十根金条。原来,翠花看不起这个其貌不扬、形骸猥琐的男人,可是他有金砖、金条还有枪。窑子的老板娘都拿这个军统特务没辙,她只好委曲求全,委身于他。但对他没有丝毫爱情,对他的生活习惯更是厌恶不已,不爱洗脚、爱嗑瓜子,满地吐瓜子皮,整天牢骚满腹,怀才不遇,没完没了地骂这个、骂那个,秽语综合征!

经过审讯,王心平交代那个“孙小飞”被他转移到景山后街黄化门外的恭俭胡同。公安干警立即前去抓捕。那个化名“孙小飞”的特务余青还没来得及将电台天线、密码本和资料销毁,就被擒拿归案。同时还带回了电台以及搜到的大量电文。

辜梁积极性高涨,问:“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能检举揭发出更大的特务,就可以戴罪立功,将功折罪,得到更宽大处理!”

王心平想了想说:“我要戴罪立功,揭发检举,我知道有一个大特务,叫曹中襄,原来是我们军统北平站一个办公室的副头,一直看不起我,骂我是窝囊废!正头是傅家俊,更是看不起我,认为我没背景,上边没人,说骂就骂,当众骂我是废物点心。我知道他们都住在旧刑部街24号院,作为旧警察遗留下来,成为东城区派出所的老警员,听说,还是业务尖子,办小偷小摸抢劫偷盗等案子,手到擒来,屡屡立功受奖!电台就是孙小飞来到我的汽车行,利用无线电零件攒装的,他确实是无线电人才,被毛人凤派到北京,在我车行的零件库房里,没到一天的功夫,就利用现有零件,组装出一部收发报机来。”

根据这一线索,辜梁和赵万刚上报了上级领导,协调东城区派出所控制住这两个留用的老警员。

辜梁带干警查抄了曹中襄、傅家俊的住址在旧刑部街24号院,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这个院子住的都是东城区派出所的民警家属,三进的四合院,私搭乱建了不少小厨房、小房子,和迷宫差不多。

辜梁访问派出所的民警,结果各个对曹中襄和傅家俊赞不绝口。特别是前不久他们破获的王府井老凤祥珠宝店盗窃案和故宫盗窃案,都是这两个老民警经验丰富,沿着蛛丝马迹,查到的线索。

4

据派出所民警介绍,曹中襄、傅家俊确实是破案高手。1949年8月初,王府井老凤祥珠宝店员工上班打开门锁时发现柜台里面值钱的珠宝首饰不翼而飞,估算损失价值在800万元。立即报警。公安民警现场发现,店内无脚印、指纹和破坏门窗及锁的痕迹,没有任何线索。办案的东城派出所民警一筹莫展,但是,当所长虚心求教这两位留用的老警员时,曹中襄、傅家俊重新勘察了一下现场,确认飞贼是从房顶进入的,因为房梁和瓦有人踩留下和痕迹。犯罪嫌疑人一定是从房顶垂绳子下来,脚不沾地,垂吊着从玻璃柜拿走了值钱的金银珠宝。飞贼有万能钥匙,可以打开玻璃柜上的锁,而且一定是两个人,一个人在上面,身大有力,能用绳子拽住下垂取物的同伙。一个人下探取物,一定是小个子,分量轻。那么,到哪里去抓这两个飞贼?派出所的民警更是一头雾水。但是,还是曹中襄、傅家俊发现从毛凤祥的房顶顺一段墙头可下到另一条小胡同,墙头有一棵槐树,从这棵槐树上,发现了丝织物,一缕粉红丝棉线,树干上,还有一个大手印。看来这两个飞贼是从这个树上的墙头,再上房,又原路从这个棵树下来的,从而判断是一男一女作案。女的穿的是粉红色丝棉薄衫。

很快,他们就锁定了东直门口刘计修锁店。店主30多岁,膀大腰圆,他有个女儿,十一岁,小巧轻盈。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刘小娟,上学穿的粉红短袖衬衫有一出抽线,不平整,让同学们取笑。曹中襄的女儿也在这家小学读书,和刘计修锁店的女儿刘小娟是同学。女儿回家一说,曹中襄灵机一动,让女儿去找刘小娟,说可以帮助把那件衬衫补一补,烫平。于是,曹中襄拿到了证据,确认和大槐树上的粉红丝绵线一样,正是这件衣服蹭到粗糙的树皮被刮下来一根抽丝。于是,派出所所长批准搜查刘计修锁店。果然在他家搜到了有老凤祥商标的金银珠宝首饰。

同在8月,故宫养性殿陈列的14页金册中的8页和5柄玉雕花把金鞘匕首已不见踪影。金册是康熙皇帝为尊奉顺治帝皇后孝惠章而专门打造的“证书”,这种皇家金册, 不仅材质为纯金, 镌刻工艺精湛, 且因是重大历史事件永难磨灭的记录, 文物档案的价值无法估量。玉雕花把金鞘匕首的刀把镶嵌有玉石, 刀鞘包裹有黄金。选料上乘, 工艺精湛, 是顺治帝和乾隆皇帝使用过的珍品。故宫失窃,党中央和政府很重视,指示要迅速破案。

经过东城派出所侦查员详细调查,警方发现了两点线索:案犯打碎玻璃时,不小心划伤了,现场留下血迹、指纹和鞋印。故宫老保安曾在巡逻时,发现有人“飞檐走壁”翻过了宫墙。当时,还以为眼花没在意。那么到哪里去抓这个飞贼?派出所的民警犯了难。所长虚心请教曹中襄、傅家俊两位老民警。他们俩判断此人盗了宝,一定去销赃,才能换钱消费。而敢收这样顶级国宝的,非同一般。在北平地面上,只有琉璃厂旁边位于烟袋斜街的“歪门斜店”——瞻古阁。烟袋斜街在这条短短的斜街上,开着七八家烟袋铺,但是在烟锅子拐弯处,有一家门脸两间半,青瓦灰砖,枣木窗榆木门,蜡黄木横匾,三个东倒西歪的大字:瞻古阁。知情的行里人都懂,此店过去常有宫里的太监、王爷包括溥仪的兄弟溥杰从故宫里“顺”出来的东西,在这家店换成现大洋。因皇宫内的宝物一再流失,流失的方向大都指向琉璃厂,而且绝大部分宝物都是皇宫内的大小太监监守自盗。因此清廷严厉缉查琉璃厂的古玩字画商家。所以,这里不显山露水,成了“暗通款曲处”。“三希”之二,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等世上绝无仅有的无价之宝,悄然流出皇宫后,就是通过烟袋斜街的斜门“瞻古阁”,又神鬼不知地流向民间的。于是,这两位老民警化妆成古玩商,在詹云阁蹲守,三天后,果然有个子不高的精瘦的小伙子,用布裹着一页金册,问掌柜的能给多少钱。掌柜的说给“五块大洋”。这个小伙子说:“别逗了您,您再长长眼,这可是真货,皇帝的金册!” 听到这段对话,曹中襄、傅家俊两位眼疾手快扑了上去,制服了这个力图顽抗的小伙子。人赃俱获。这个小伙子不是别人,而是京城“新燕子李三”,北平轻功传承人江之燕。从北平郊区他家的菜窖里挖出了另外几页金册和金鞘匕首。案子告破,曹中襄、傅家俊立一等功,受到了北平市长聂荣臻亲自颁发的奖状和证书。

顺带说一下瞻古阁的老板,他在琉璃厂还开有另外一家店阅古斋。除了收来路不明的文物字画外,还擅长作假、做旧。除了款和题跋,当时还有雇专人专门制做假图章。韩博文开设阅古斋买卖明清名人字画,同行中人只是听说他能做假印,制假画,但分不清哪件是真哪件是假。直到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时,韩博文竟交出了300多方假印章,令人目瞪口呆。此是插话不提。

当赵万刚和辜梁要把曹中襄、傅家俊带回市局的时候,几乎是全派出所的人都出来求情。认为这两个老民警有功,是派出所的顶梁柱,正在带徒弟,希望能带出一批破案高手来。即使过去他们有什么不清白的历史,他们今天的功可以抵过,要求放一马。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节选自知乎网长篇小说连载《扬眉出剑》第三十七章隐姓埋名 作者王永利)

宝宝起名找聚缘旭大师: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m18.com/11118.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